※我一直不太喜歡大小姐廚或大小姐至上的梅倫

※我也有點排斥和大小姐CP的梅倫

※但我今天腦袋撞到

※所以前兩行好像達成80%

※自我鄙視(默)

 

  梅倫通常不會放任自己姿態散漫,不過深夜裡陪伴著躲到湖邊避開眾人的聖女之子,他想,現在也不是什麼偽裝的好時候。

  如果還要費心於儀態,那麼安慰好小主人恐怕是困難的。

  基本上算是擅長照料聖女之子,但是像這樣守護於一旁聽著啜泣,偶爾也還是會有些不知所措──心境上的,不曉得該與人同步,或者持續保持中立的態度。

  今天的出征相當失敗,三名戰士全數敗於陣前,這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只是戰況慘烈甚至讓戰力外的梅倫破格出手,這就不是一般可見。

  聖女之子盡力把頭都埋入臂彎裡,漂亮的小裙子也承接了許許多多人工眼淚、若是炎之聖女是如此殘酷的話,那麼聖女之子的一切都將是粗製濫造的人工。以模仿人類而言。

  梅倫收起了牌,不只是現在不適合玩樂,更是因為他總算決定今夜要以什麼樣的立場去照顧聖女之子。

  半彎下腰,大掌直接壓上了人偶的頭頂,不若平時的輕柔,而是以粗暴的手法任意揉亂髮絲,簡直不是平常有禮的梅倫。

  於是下一秒、「梅倫!你做什麼啦!」原本還沉於自責的聖女之子抬頭,一張臉哭花不說還掛著鼻涕,怎麼看都是難以自竭的難過模樣,如此可憐還得受梅倫胡來一氣的對待,怪不得是要大聲嚷嚷了。

  只見梅倫停下動作,隨手一抓便憑空拉出手帕,笑著拎於對方面前,「做什麼?當然是請大小姐抬起臉了。」

  「你可以用說的、你很壞,怎麼可以弄亂我的頭髮。」混著哭腔的控訴同時也抽走潔白帕子往臉上抹,聖女之子還是止不住滿心的不快。

  「梅倫不覺得現在說任何話都會被聽入,所以判斷起來是實際行動更好些。」這一次改為蹲下身,靜靜看著人偶的動作,「我是壞,所以必須告訴你。」

  「今天的你很差勁。為了死亡而自責哭泣,我卻沒有聽見你為了死亡而負責的檢討。」

  「我、我有在想!」仍然收不回的情緒導致話語哽咽,不過聖女之子還是努力和梅倫抗辯,「可是我還是很難過啊!我怎麼可以害他們……為什麼嘛、為什麼梅倫都能夠贏過那些魔獸,他們卻會受傷呢?我都有很努力、很努力的指揮啊……」

  梅倫吁出口氣,像是代替聖女之子留了段落,更進一步加深的方式就是改由他替人整理儀容,完全擦去淚痕後也同時梳整親手弄亂的長髮。

  「因為他們沒有非贏不可的理由。而你,應該要成為這樣的理由。」

  「我知道、我知道!」胡亂鬧著,聖女之子仰著小臉,又開始略泛淚光,「對梅倫來說我就是這樣的理由啊!我也努力想要讓他們相信我,但是、但是……」

  

  然後梅倫偏頭輕啄了混亂不成句的唇。

 

  「再說下去就不是我所服侍的大小姐,太不像樣。」看著那雙流轉情緒贗品的眼珠子,梅倫在一瞬痛苦之後還是笑著,無奈與寵溺交織,「我能夠從大小姐身上得到勝利的理由,因為你是我的幸運女神。當然對戰士來說並非如此,不過這樣自責的你,只會讓他們更難受。」

  「所以,」一把抱起有些無辜撫上唇的聖女之子,梅倫站起了身,微微一晃後定住腳,「更堅定一點、嚴厲一點,然後告訴他們這樣的死亡是有意義的,是為了未來持續戰鬥的磨練,是為了最後必然結局的過程。」

  到底這麼做是對或不對,梅倫不確定。只是看著聖女之子那樣反覆喊著,不管多少次調整心態,梅倫總是找不到最好的方式。他可以用既有的條件達成結果,卻總不是自己所要。

  輕拍人偶的後腦勺,梅倫往駐紮地走去,「回去面對他們吧,別再讓人擔心。」

  「梅倫,」聖女之子好一會兒才悶在肩頸裡發問,「為什麼要親親呢?」

 

  雖然到頭來,真正煩心的還是梅倫自身。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