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特里西&梅倫

※這新世界只能自己吞了

※噗浪上貼過

  然後,就哭了。
  失笑之中,你還是那樣彬彬有禮的抽出手帕,大概是亞空間來的吧反正小把戲你好擅長,伸手的動作直到他眼角邊才停下,輕按幾次讓布料吸去鹽水,你極力以一種理性的態度為每個動作每個名詞安上最原始的形容。
  直呼那是淚,直言那是安慰。
  你知道,會換做你欲哭無淚。
  「擅於炒熱氣氛的傢伙可不能先示弱,否則會有連帶效應。」你提醒著,以一種從容姿態而這明顯惹怒了對方。至少手帕被奪去並且反而掩上你的口鼻,莫名其妙。
  於是肌膚上略略濕潤,你知道這是他的溫度。
  「連帶?那麼為什麼你不難過、不哭、還可以繼續那張撲克臉!對,就是撲克臉,從頭到尾都沒有變過的笑容,你倒是告訴我會不會連你的姿勢都跟蠢撲克牌一樣不會變!」或許你是錯的,他的怒吼怎麼聽起來還是頗好笑的,至少惹得你精確改變嘴角的幅度。
  「梅倫的心情要是被輕易看透可不行,做為前導者我反而要確切感受到你們的情緒。」啊啊,手帕果然讓你有些難清晰傳達字句,可是你盡力。
  用著與平常無二致的語調。
  看著他又一次用手背豪邁抹掉殘餘淚水,你見著他傾身拉近距離,又問了一次。
  「他明天就要想起所有了,你明白嗎?我不可能不管他,所以再也沒有你的位置了,你懂嗎?」
  這個你那個他,哎你怎麼會不懂誰是誰而之間的糾葛又如此煩心云云。
  你開始慶幸你喪失的只是好好表達意見的能力。
  雙手撫著他的眼,看見他終究是因為反射動作而沒能使你有機會戳入眼珠子。
  這樣也好,你想,心上都已經沒有了位置,要是連視線中都見不到你的身影,你可能是真正的消失吧?
  你的存在,就是這麼微薄。
  正因為他也知曉,今夜才會有這樣構不成爭吵的爭吵。
  你們爭著重要之意。
  你們吵著結果之貌。
  「沒有我也沒關係,梅倫都懂。」
  淺笑著你想你還是不要變動一絲一毫吧,不論表情或者笑容或者立場。
  然後,又哭了,他。
  你讓他的淚落在了嘴上的帕子。
  也許你們之間的吻僅只於此。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