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描述有乖寶寶勿入

※阿羊ㄉㄉ指定第25題→http://ww4.sinaimg.cn/large/6682f80atw1dvx7k4huwkj.jpg

※路德X梅倫

※可是我總覺得哪裡怪怪啊哈哈哈哈(乾笑

 

 

 

 

  其實想知道的是,為什麼泛酸的總不是眼眶與胸口,反而情不自禁的輕撫雙手手腕,一個詭異至極的位子。

  感覺有時候像是游魚,選定一個點躍入,不管是逆反而行還是順流而下,總之會漸漸抵達許多地方,深入直到沒有回頭的選擇。

  梅倫想,也許這能夠稍微解釋手腕上刺麻感為什麼開始往上手臂移動。

  只是這再怎麼去克制或者檢查,都不會找出一個原因去定義此番異況,最多就是安慰著也許這是自己的特殊之處。

  雙手握著異腕時仍好好的置於身前,一種保護好自己的錯覺──是錯覺無誤,因為這姿態甚至不是在擁抱自己,反而像是個可以納入他人的形貌,一個圈選的空間。

  至少褪去衣物的此時背脊貼上冰冷鏡面,觸感替代視覺在腦內模擬出此刻的不堪。

  不過所謂的不堪能夠構成嗎?心理面要有所抗拒才能如此稱之,但是梅倫偏著頭低喘,眼神直勾勾看著面前之人的下腹部。

 

  憐憫。

 

  彼此的堅挺在對方的掌握之中,不熟練卻又無法粗暴的手法正上下撸動著,肉體與肉體的刺激是另一種蒙上全身的快感,相較於酸楚大概是輕輕一碰就能強烈激盪吧。

  梅倫搖著頭,「夠了,繼續。」終於放棄護著難受,雙手輕搭上對方肩頭,拉近彼此距離後在耳邊輕嘆,不知道該說是勾引、或者邀請。

  「進來。」

 

  離開了掌心的溫度便是寒顫,梅倫當真沒有想過會有因為一點變化就喪失自我的可能發生。可是全身感官現在都被人的一舉一動牽著走,不討厭,就是無法掌控的感覺,他和他都會是第一次。

  於是轉過身甚至來不及為對方擺出容易進入的姿勢,梅倫就被性急之人按到鏡面上,忍不住嗤笑要人別胡鬧,可是當他也貼上梅倫的後背時,長髮搔著所有知覺一切都麻痺起來,可能只剩下聽取兩人呼吸頻率與吸入麝香的本能。

  右頰刺青見不著。碎髮有些刺了眼但是遮不住視線。仍高高挺著的下半身在熾熱與涼意間快要找不到最好的平衡點。

  對方總是細細擦拭商品,為客人們拉開大門的手指現下順著腰部曲線而下終於朝隱密處探著。

  梅倫覺得對方的細心無論何時都不會隱蹤,那麼自己的失態或者……性急,到底會不會在事後惹人發笑呢?狹隘視線內是他們一起躺過的凌亂大床,步步混亂直至現在的悶哼一聲,身體終於容納對方,彼此間的距離為零。

  不懂的是,為什麼要折騰許久才願意進入重點。

  如同彼此的相處總是在周旋,同一陣線的身分反而成了阻礙,可以一同前進卻無法拉近、這是莫名的詛咒。

  「哈啊、」只是要換口氣卻感覺到對方仍空著的手指輕按住唇,不完全的低吟洩密,硬生生截斷帶著更不能言明的曖昧。

 

  看不到。

  看不到他。

 

  「這樣、很難動吶。」梅倫勉強說了句,溫柔的笑意是僅存的防線與自我。能夠感覺到對方同樣沉默大抵是同意,雙手的終點再不是雙腕,是穿衣鏡的邊架,推開後終於有了空間。

  後方充實而前方瞬間失落,原來空氣的溫度比鏡面要低。

  突如其來的撞擊深深刺入體內,配合著對方髮尾一下又一下搔弄肌膚,梅倫覺得自己沒有一處是不被照顧到的。

  「別這麼、愛我吶……」苦笑著,翠綠中略混金棕的雙瞳有了目標,鏡面裡的兩人反射著此分此秒。

  喘息與氣氛旖旎交錯,梅倫無力擦去鏡中他自己落下的淚。

  身子交緊的距離得依賴性愛維繫,稱不上是玩笑了。

  「快點、啊──」吐出的氣在鏡面上凝為白霧,終是糊了悲極反笑的面孔,梅倫再無法抗拒心底接納對方的渴望。

 

  正因為了解彼此,所以無法嘲笑路德投加於身上扭曲的愛意,而梅倫也義無反顧的接收。

  鏡面內外的交媾,大概都是真實的吧。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