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梨子打打的圖、棒到沒話說(?)

梨子打打01  

※副標題:跑馬←?

※艾伯(襲音)X艾依(亞紀子)

※痾就這樣?

※情人節快樂喔,所以這次的文也讓大家快樂一下(?)

下收↓

 

 

 

  宴會這一類的邀請向來不曾斷絕,艾伯李斯特也確實會在謹慎篩選之後正裝出席,畢竟交際是必要手段之一,躲不得。

  至於衣裝向來都是自己打理,偶爾艾依查庫會鑽進更衣間幫忙之外,基本上他是不會替自己處理相關事物的──他能奢望一個軍裝都常常偷懶沒穿好的傢伙,處理好這類事項嗎?

  今天晚上的宴會是由某位將軍所主辦,是比較小型的聚會,所以倒是可以輕鬆一點對待。一個人在更衣間感到有些無聊的艾伯李斯特,忽然想起了前幾日的密報,心神一動,就向外喚了個僕人,吩咐幾條命令之後,又要對方將艾依查庫一並叫來。

  原本在臥房養精蓄銳的艾依查庫,也對這突如其來的召喚感到莫名其妙,不過想到也許是和前幾日下達的任務有關,他便迅速來到了更衣間外頭,卻在拉開門踏入一步之後,猛然住腳。

  不好的預感與惡寒猛然從心底竄起。

  「你來了。」原本沉思中的艾伯李斯特回過神,偏頭看向對方,然後愜意一笑,話也說的輕描淡寫,「過來,穿上。」

  

  經過幾番掙扎,艾依查庫還是因為無法拒絕艾伯李斯特的命令而拖拖拉拉的換上了衣服,但始終皺著眉,因為這對他來說,不外乎是個前所未有的「挑戰」。要他去戰場上殺個一千人都沒這困難。

  「我一定要穿這個嗎?」扯了扯自己的袖子,艾依查庫正強忍著將自己扒光的衝動。

  「不想穿歡迎隨時脫下來走出這道門。」艾伯李斯特這邊倒是興致高昂,明顯的面帶微笑,還煞有其事的挑了張椅子坐下,貌似在詳細審視。

  「要脫也是你幫我脫。」忍不住嘟嚷,朝艾伯李斯特那裏拋去一眼無奈的神情。

  「穿著,很適合你。」但艾伯李斯特只是伸出手,揉了揉那頭柔軟又蓬鬆的金髮。

  聞言,原本有些鬱悶的艾依查庫便眼睛一亮,「你喜歡我這樣穿?」

  「咳,別有一番風味。」稍稍嗆咳了一下,但艾伯李斯特還是順著對方的話拐個彎回答。

  「我倒是看你身上這套不順眼。」因為艾伯李斯特的一句話,忽然不排斥身上的衣服了,艾依查庫便放開了自己的袖子,改為替對方整了整衣領,但是想了想,還是有些憤恨的戳了下對方的胸口。

  「想替我換掉?」

  「怎麼會不想?我可以幫你換嗎,艾伯?」換成哪一套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親手脫了對方的衣服,艾依查庫有點興奮地向前傾,整個人都快趴到艾伯李斯特身上。

  「你想換甚麼?」看著心裡所想全寫在臉上的對方,艾伯李斯特不慌不忙,隨手拿了擺放在附近的皮帶,反手一抽就打到對方脛骨,雖然隔著層層衣物而不會讓艾依查庫痛到停下動作,但牽制他卻已足夠。抬起只著白襪的右腳,往同一個位置又補了一腳,然後移到艾依查庫的左肩上,抵住對方,使其不能再前進。

  「艾伯穿黑色比較好看。」毫不在意自己被阻撓,反而抓住了對方的腳,沿著襪子一路從褲腳探進,摸索著小腿肌肉線條。「而且,你穿成這樣,就表示又要去和女人周旋了。」

  他們彼此都清楚,宴會的目的何在。

  「用不著擔心,反正你也要跟我去。」任由對方撫摸自己,反正這還在可容許的範圍,讓自己的狗佔佔自己便宜不算甚麼。

  「但我永遠都只能躲在暗處看著你,不是嗎?」有點嘲諷的笑了笑,意圖拉下對方的襪子,「何況又不會有女人來跟我邀舞。」

  搶先一步移開了腳,卻是改為挑起對方的下巴,艾伯李斯特動了動身體,讓自己坐得更舒適一些。「忌妒的嘴臉可不好看,艾依查庫。」

  「我可沒說我在忌妒。」順從的仰起頭,看著處於上方的艾伯李斯特,「一條狗而已,我哪會有那種情緒。」

  「是嗎?我原想說有個萬無一失的法子,能讓你跟著我又不用待在暗處。」艾伯李斯特擺出可惜的表情,然後如願看著對方差一點又想要激動地撲上來。

  「是甚麼?」

  「當我女伴。」

  這方法瞬間讓艾依查庫僵住,這到底是甚麼因果輪迴,話題又回到剛進門的那種不祥預兆上了。

  「……艾伯,你確定?」

  「嗯哼,不然你身上穿的是甚麼?」腳輕巧往下移動,頂了頂胸口前的布料

,感受到裡面確實塞了不少胸墊。

  「我以為這是甚麼任務……艾伯,看也知道我不像女人吧?」同樣厭惡的戳了戳自己偽裝出來的豐滿身材,實話說,看到這套女用禮服的時候,自己是真的很想要第一次堅定拒絕來自艾伯李斯特的命令。

  「小心你被別人說你眼光降低喔,艾伯。」

  「那你就裝得更像個女人吧,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吧?」艾伯李斯特終於收回了腳,然後逕自站起身,一邊整理著服裝,一邊對仍跪在地上的艾依查庫露出微笑。

  是名為信任的笑容。

  最終,艾依查庫還是只能認分的嘆口氣,然後接下了命令。

  「……如你所願。」

 

  艾伯李斯特今日甫一出現,便掀起全場騷動。只是這騷動……說不上是好還是壞。所有人的目光一如往常聚焦在艾伯李斯特身上,但幾秒後便挪移到旁邊的,呃,女人,緊接著瞠目結舌,下巴收都收不回來。

  艾依查庫與往常一樣亦步亦趨的跟在艾伯李斯特身後,只是今日單眸不再四處掃視是否有敵人,而是全心全意的看著自己挽住艾伯李斯特的那一手。藏在頭花下的右眼不知為何開始發熱,艾依查庫有些焦躁,就算知道自己算是做好萬全準備,還是有說不上的彆扭。相較之下,在眾人眼光逼視下的艾伯李斯特,依然有著平常遊走軍政的自若態度。

  「緊張成這樣?」艾伯李斯特輕笑出聲,感覺自己的手臂都要被抓出血痕,冷不妨的伸手撫摸偽裝成小鳥依人的艾依查庫--說是小鳥依人實在牽強,不如說是一隻大狗努力想躲在主人身後,偏偏又躲不掉。
  「該死...」艾依查庫看到那些視線,十分暴躁,巴不得把這裡的人全殺了,「能回去了嗎?」與其繼續待在這邊出糗,他寧願上前線跟敵軍拼了!

  「最後你不也同意這個方法了?」艾伯李斯特低聲輕笑,艾依查庫還來不及再多做掙扎,前方已經迎上了將軍與他的夫人,想躲也躲不著了。
  「巴爾茲准將,晚上好啊,今天……你似乎帶了位很特別的女伴呢。」在分別打過招呼之後,將軍夫人倒是挺大方的先開了口,問出在場眾人都想要知道答案的問題。
  感覺到手上的力道又一次加重,艾伯李斯特不著痕跡的將手覆上,略略安撫,這才開口。「是啊,這位是我所傾心之人。」此話一出,所有賓客下巴都要掉到地板上了。
  堪稱政壇明日之星的巴爾茲准將、堪稱貴族小姐們想要多加親近的巴爾茲准將居然傾心於一位,胳臂幾乎能跑馬的小姐!?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不是小姐是男扮女裝啊!
  「傾、傾心,」將軍夫人的笑容僵硬,被這句話衝擊得大腦空白,好一會兒才接話。「准將的眼光,果然不是常人所及,呵呵。」
  「他很善解人意的。」艾伯李斯特溫和的點點頭,「將軍,借一步說話。」
  這下子艾依查庫才驚覺,艾伯李斯特的意思是要把自己留給小姐們,就像平常那些女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談天一樣。
  但問題是他並不是會吱吱喳喳的女人!
  可是艾伯李斯特輕巧的掙脫開艾依查庫,和將軍走到一旁去了,只留下艾依查庫和將軍夫人面面相覷。
  「那個......你是第一次參加舞會吧,來,我帶你認識認識其他人。」但再怎麼說也是軍人的妻子,就算和旁人一樣還是震驚到無法理解,依舊迅速振作起來。

  就算丈夫和巴爾茲准將是同一政治立場,但能夠多一些把柄,就是多一些武器。這下,艾依查庫只得硬著頭皮,獨自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與將軍走到一旁談話的艾伯李斯特,用眼角偷覷著艾依查庫僵硬的模樣,忍不住在心底偷笑,不得不說艾依查庫的扮相的確相當不搭嘎,但那又如何?那就是他的軍犬,就算這命令下得完全不合理,仍舊照做的軍犬。
  另一方面艾依查庫在心底把所有人的祖宗都罵過一輪,憤憤的提著裙擺跟在將軍夫人身後,露出僵硬的微笑,面對那些女人拋來的問題只能微笑以對。一方面是一說話就破功,另一方面是一說話他就想咒罵所有人,無法開口。
  「這位令巴爾滋准將心儀的小姐,不知道是怎麼與准將認識進而相戀呢?」
  --戀你媽!
  「這位小姐,身體如此的強健,相信是個愛運動的人,或許哪天我們也能約在運動場會面,順便向您請教一下如何獲得准將的心?」
  --下次讓我看見妳,我就在妳身上開五個大洞!

  簡單來說,無論是甚麼樣的話題,最後作為結束的問句一定都是在問他是如何與艾伯相戀或是如何擄獲對方的心。說來說去,眼前個個標緻的女人,都是想要贏過他並進而攀上艾伯李斯特。
  一直不說話也不是辦法,就在他真的快要壓不住怒氣的時候,把自己圍成一圈的女人開始了更尖銳的問題。而這恐怕,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小姐,你都不說話,是不是因為染上風寒呢?我跟你說,下次來我家,有個獨門秘方,肯定可以讓你的聲音和我一樣甜美的。」
  --這是在嘲諷他聲音粗啞。
  「唉呦,不說那個,下次和我們一起去學針線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巴爾茲准將喜歡甚麼樣式?我可以教你的。」
  --這是在諷刺他手粗腳粗。
  艾依查庫終於忍不住,放開了緊抓住裙擺的手,揚起手臂就要開罵,他已經不顧這是否會傷及艾伯的名聲,但就在他開口之前,旁邊忽然有位女侍尖叫了起來。

  「啊--」
  被撞倒的女侍的尖叫聲讓所有人都停止動作,不過艾依查庫的反應比常人快,眼角一抹銀光迅捷的逼近將軍夫人,用力將人往身後一拉,飛起一腳狠狠踹中刺客手骨,喀的一聲清脆的響起,順手拔起固定髮型的髮簪夾在兩指之間,不讓對方有逃脫的機會,幾個箭步拉近距離往人頸側狠狠一刺,雖然被人偏頭閃掉這一擊,不過艾依查庫反轉武器,抓住刺客的肘部往大動脈刺入,血液頓時以噴灑的姿態噴濺而出。

  幾個轉瞬,距離最近的幾個小姐才終於反應過來,看著濺在自己身上的血跡,這才放聲尖叫。刺客已沒了氣息,但艾依查庫並無鬆懈,還是將人給壓制在地,很快的舞會上其他守衛匆忙趕到,接過了手。
  艾依查庫再次起身,有點為難地看著滿身血跡,嘖了聲,終於將頭上沒了髮簪的假髮摘下,甩甩頭,直到某個人的大掌壓上了自己頭頂。
  將軍連忙吩咐下屬帶著夫人離開休息,臉色相當難看,不曉得是不是已經開始在過濾刺客名單。艾伯李斯特悠然一笑,「將軍,我沒說錯吧,我身旁這位確實是我所傾心之人。我最忠心的狗。」
  下一秒,又壓低了聲,說給了艾依查庫一人聽,「我所傾心的不是女人,是你。」


**

再次感謝梨子打打同場加映(?)

只有點進來看文的好寶寶才看得到XDD

Companion.png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