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伯艾依】POCKER GAME

 

CP:艾伯(襲音)X艾依(亞紀子)

※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潤稿朋友:雪音XDDDDD

※妥妥的甜,大家放心食用YOOOOO

 

  「算他跑得快。」看著優雅的行了個禮後,迅速閃人的梅倫,艾伯輕哼了聲,雖然知道他只是想看好戲,不過看在他提供了滿有趣的主意的份上就放過他。

  莫名其妙被叫過來的艾依一臉茫然的樣子,頭上滿是問號,「所以你到底叫我來幹嘛?」

  艾伯把目光轉到艾依身上,不容置喙的吐出一個命令,「脫。」

  呆滯了兩秒,艾依終於反應過來,「咦!?為什麼一見面就要我脫衣服?就算我們好幾天沒見了也不用……」話語未落,眼角餘光瞄到放在桌上的一疊一手能掌握的卡片,「這是甚麼卡片?」

  「看了不就知道。」好整以暇地坐在躺椅上交疊著修長的腿,艾伯似笑非笑的說。

  艾依疑惑地拿起卡片端詳,恍然大悟的啊了聲,「啊,好懷念啊,撲克牌。很久沒玩了,艾伯你每次都是下西洋棋。」

  順手把牌分成兩疊,有模有樣的洗起牌來,腦中浮現小時候艾伯父親帶回來一副撲克牌,教了幾個遊戲規則後,艾伯便興致勃勃的拉著他一起玩,一開始還搞不清楚一些細節時,艾伯父親便會適時出聲指導,不過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嗯。」瞇眼看著艾依洗牌的樣子,艾伯隨意地應了聲,突然覺得有些懷念,懷念那段無憂無慮又快樂的時光。

  艾依無意識地繼續洗著牌,抬頭看向艾伯,「所以你叫我來,是要玩這個嗎?」

  把瞬間飄遠的思緒抽回來,艾伯看著艾依勾起微笑,「嗯,輸一局就脫一件。」

  「喔,輸一局就脫……甚麼?!」順著話重複一次的艾依頓了下,才意識到艾伯剛剛到底說了什麼。

  指著艾依的衣服,艾伯重複了一次,「衣服。」

  還真的愣愣的低頭看自己衣服,再抬頭,疑惑的問:「為什麼突然想玩這麼大?」

  勾起據說曾經迷死宮廷上下眾多女人的笑容,艾伯吐出讓人吐血的答案,「我高興。」

  「你……」艾依對這幾乎無賴的回答感到無言以對,搔了搔頭,看著心情似乎不錯的艾伯,也躍躍欲試起來,「算了,反正我不會輸的。我可是常常跟小兵切磋牌技的喔!」

  「玩甚麼?」拿著洗好的牌,一副準備發牌的架式。

  「抽鬼牌。」從躺著的姿勢恢復成坐姿,隨意挑了個遊戲,雙手撐著下巴看著艾依興奮地開始發起牌。

  「哼哼,來吧。」

  「嗯。」

  

  「抽張牌,需要猶豫這麼久?」艾伯好笑的望著艾依戰戰兢兢的選牌,雙眼認真的從第一張看到最後一張,再從最後一張看回第一張,彷彿這樣就能從中看出什麼端倪。

  「這是心理戰術,你不是最懂了。」額頭有點冒汗,艾依逞強地回了句,心中卻沒個底,不曉得哪一張會是鬼牌,乾脆豁出去了抽出左邊那張,一看到抽到的牌臉色馬上垮下來。

  艾伯笑看著艾伯抽中鬼牌那張鐵青的臉,笑意加深。

  雖然抽到了鬼牌,艾依絲毫不打算就此認輸,把牌拿到身後交換了好久才拿回眼前,一臉得意地等著艾伯抽牌,「哼哼,換你抽了,我就不信你不會猶豫。」

  「何須猶豫。」睨了自信滿滿的艾依一眼,隨意的抽了張牌翻開,是數字,只剩那張鬼牌留在艾依手中,把手中的牌湊成一對丟到牌堆上。

  勝負已分。

  艾依張大了嘴,訝異的問:「你怎麼知道是哪一張?」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輸了。」艾伯勾起笑,直直地看著一臉不敢置信的笨蛋。

  「好啦,脫就脫。」艾依坦然的對上艾伯的目光,大大方方的把外衣脫下後,又開始洗牌發牌,顯然不打算這樣就結束了,「下一場我一定會贏,再來。」。

  從容不迫地把發到面前的牌拿起來並把湊成對的丟到桌面上,艾伯的心情滿是愉快,「來啊。」

 

  於是他們又再次抽牌抽牌抽牌直到剛才的局面,艾依再度面臨二選一的困境。

  「鬼牌一定是這張……不對、這張看起來比較可疑……」

  明明生前和官兵打牌都非常乾脆俐落的艾依,在面對艾伯的時候總是猶豫不決,尤其是艾伯還會故意動搖他的選擇。

  「是嗎?」艾伯噙著影響他判斷的笑,壞心眼的丟出詢問。

  每次都上當的艾依在心中默默想著,『哼,我知道你在設陷阱,所以這張一定不是鬼牌!』故作堅定地抽出起來可疑的那張,洩氣的發現又是鬼牌。

  「我就跟你說了。」艾伯輕笑出聲,迅速抽出另外一張牌,再次把湊成對的最後兩張牌丟到牌堆上,「你輸了。」

  艾依一時沒反應過來,看到艾伯已經把手上的牌清光後,瞬間回神。

  「啊啊我還沒洗牌你怎麼可以抽!」艾依大叫起來,把牌丟到桌上。

  艾伯好笑的看著一臉控訴的艾依,不急不徐的反駁:「是你太大意。」

  艾依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垮下肩膀,乖乖的抽出皮帶,一臉不甘心,「好啦,這次是皮帶。」

  「再來!」連輸了兩次後,艾依再度被老神在在,一件都沒脫到的艾伯激起鬥志,發誓至少要讓他脫一件!

 

  想是這麼想,但艾依還是連連輸連連脫,玩到後來脫到只剩下一條內褲,而艾伯還是一件都沒脫

  「最後一局,抽牌。」艾伯晃著手中的兩張牌,笑得歡。

  「你出老千啦!」艾依哭喪著臉,仍在猶豫不決,做最後的掙扎,口中卻已經開始自暴自棄了,「我脫光了遊戲就可以結束了吧……」

  「也許。」艾伯笑笑地說。

  「你說的喔!」聽到艾伯的回答,艾依開心起來,完全沒發現艾伯的語帶保留,歡樂的抽出牌,「一定是這張!」

  結果--

  「呵。」艾伯晃晃手中的數字牌,輕笑。

  艾依臉色立即刷白,他已經輸到剩內褲了,再脫不就……忍不住開口試圖讓艾伯改變心意,「艾伯……是我輸了沒錯,可是這件也脫的話,不太好吧?」

  艾伯怎麼可能不知道艾依打的主意,交疊著雙腿閒適的準備見招拆招,「有何不好?你倒說說。」

  「這個、你知道,脫光很容易著涼的,所以……可以不要脫嗎?」很努力地找理由,說到後來幾乎是微弱的乞求。

  「有暖氣。」艾伯壓根兒不吃這套,微笑地戳破他的理由。

  「……我脫了也沒甚麼好看的,艾伯,只是遊戲嘛,我都脫這麼多件了」話整個被堵死,艾依大概已經覺悟到自己大概非脫不可了,弱弱的做垂死的掙扎,被艾伯輕而易舉的攻破,只見他順著他的話說下去:「所以脫光剛好。」

  「唔……」艾依見事情完全沒有轉圜的餘地,終於放下手裡的牌,心不甘情不願的脫了,沒好氣地對心情很好的艾伯說:「好了啦,都脫光了,滿意了沒。」

  「過來。」艾伯笑著對他勾手。

  艾依驚嚇的倒退了一步,「喂、不是只要脫光就好嗎?」

  「過來。」艾伯不厭其煩地又說了一次。

  盯著他幾秒,艾依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走過去,頭瞥向一邊。

  艾伯拉住艾依的手用力一拉,讓他整個人跌坐在自己腿上,然後擁抱著他。  「這樣就不會冷了吧。」

  艾依馬上就反應過來,反抱住,「嗯哼,不冷了。那要不要做一點會更熱一點的事?」雙手已經開始不安分起來。

  沒有阻止艾依惹火的舉動,艾伯看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鐘,「你說呢?我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得到默許的艾依開心的笑了,「一個小時很夠了。」

 

 

END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