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梅倫X尼西←是的你沒看錯

※我又被某人洗CP了(抹臉)

※人物略崩我都不忍說尼西你(抹臉

學園設定有,請注意

※都ok的話請繼續閱讀↓

 

 

  「碰」的一聲,尼西將手裡的書用力闔上並拍在桌面上,差一點壓到了小深淵。帶著中性美的臉龐,此時蘊含怒意。原因就在於,眼前之人玩笑開的太大了。    

  「梅倫同學,請你再說一次。」聲音很強硬,筆直地看向終於發現自己太過火的梅倫,尼西乾脆拿起書包,從裡面找出了皮夾,將學生證抽出,並且直接擺在梅倫眼前,只差一些就要戳到對方眼珠子。

  「尼西,我不是那個意思。」險險地將頭往後仰,避免了俊臉遭到毀容,梅倫連忙解釋,但尼西顯然聽不進去。

  「你這是言語性騷擾,梅倫同學。」也不想再跟對方有更多交談,將學生證摔到對方身上之後,轉身就離開了教室。小小隻的深淵發現自己被遺忘,只能一蹦一跳的追上主人。

  整間教室鴉雀無聲。

 

  午餐時間是包含午休時間的,尼西早就用過了午餐,憤怒之下離開教室,頭一個想到的目的地是圖書館,畢竟那是他最喜歡的地方。但是略一思考,他還是掉了頭,往校園另一個深處走去。

  興許是已經接近大部分人午休的時間,尼西的目的地--溫室竟意外地沒有一個人在,順手將玻璃門給鎖上,尼西穿過了熱帶植物林區,尋到了溫室中央的小花園,裏頭有著白鐵製的長椅和圓桌。

  等到整個人癱坐在長椅上,尼西才發現自己不只書沒帶,連小深淵都忘了。有些懊惱地嘆口氣,還好小深淵有靈性,倒不至於因此丟失。只是想到等會兒回到教室除了看到深淵還得看到某個人,稍稍冷靜下來的心又再次浮躁。

  其實剛才並不是甚麼太大的衝突,還不又是同學們拿自己的性別開玩笑了。

  本來是不太在意的,反正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最終他也只是醉心於書中的世界,外界怎麼樣,與他何干。直到進入這所高中,認識了許多性格迥異的同學,他才發現,也許他的人生並不是只有自己和書籍,或者是那來路不明的小深淵。

  特別是,那個在同學間穿梭自如,隨手都能變出個小魔術騙人,整天開賭局、賭香腸的傢伙。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對方就變了朵玫瑰花給自己,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第一次意識到,其實自己很在乎別人誤會自己。

  同班了一年,彼此之間沒有太多交談,但交集還是有的。因為那人每一次開賭局,一定會問過全班有誰要加入,即便是自己也不例外。但是不諱言,尼西就是特別在意梅倫。

  今天早上也是,梅倫又一次意氣風發地進了門,他不自覺地抬了頭,偷偷望了眼。沒想到彼此的眼神卻對上,然後見到了他,對自己燦爛一笑。

  尼西確實是愣住了,不只是因為對方的笑容是真的好看,更因為對方會主動望向自己而震撼。今天,大概可以和對方,有一些些接觸吧,他心想。

  果不其然,梅倫將書包甩到肩上,步伐輕快地走了過來,聽在自己桌前的同時,還彎下腰變出了一份早餐,穩當的放下。

  「早安,尼西。這是今天的愛心早餐喔。」然後他甚麼都不解釋,又這樣回到了座位上。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尼西,只能看著對方又被其他「賭客」圍繞住,然後又看了看桌上的早餐。還來不及動手,就看到小深淵已經半個身體趴進塑膠袋中尋找食物了。

  為什麼,今天會這麼特別呢?而答案,就在幾分鐘前揭曉。

  梅倫基本上算是一個有品德的組頭,尼西暫時只能找到這個詞來形容對方。明明學業優秀,卻愛玩魔術又帶頭聚賭,完全不把老師放在眼裡。今天中午他又笑咪咪地晃過來,差點讓尼西以為又有一份愛心午餐,卻在反應過來之前,看著對方伸出手,笑臉迎人地說出反差極大的話語。

  「吶、尼西,我們要去聯誼,還缺一個女生,你要不要來?」

  「梅倫,我是男生。」略帶苦笑地回答,他知道梅倫又在開玩笑了。

  「啊、可是我這次一定得把女生帶足呢,不然會被處罰。要不然,你假扮成女生好不好?是尼西的話,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梅倫,不要開玩笑了......」尼西終於發現對方正在誘導他,心底隱隱不滿起來。但到底是想要和對方多說幾句話的,他還是沒有太大的反抗。

「拜託你,我會負責準備好女生制服的,好嗎?」梅倫眨了眨眼,完全是把尼西當作一般女孩子來應付,一如既往的放著電。

「梅倫,我真的不想去,也不想扮成女孩子。你該不會是開了甚麼賭局所以才會說這種話吧?」他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只有這個,何況才剛這麼想,眼睛一往教室窗戶掃過,還真的讓他發現了不少看熱鬧的同學。

「哪是,我只是想看你扮成女孩子啊,一定很漂亮。要不然,我現在幫你換衣服好不好?」梅倫微微瞇眼,「只是換個衣服,你應該做的到吧?」

閉上了眼,經過剛才的細細回想,尼西其實也發現了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他是想要和梅倫多說幾句話,但他不希望自己於他,只是一個賭局中的棋子,就算他們做不成朋友,至少也當好同學。被誤認性別、逼著穿上女裝都只是小事,他只是、只是真的想要和梅倫好好的交談。

是因為自己永遠都遠遠的看著這個世界嗎?所以原本不在意的小事,會因為一個人,而被無限放大。

同樣的,當閉上的雙眼,其他感官也都會變得特別敏銳,所以當尼西注意到有腳步聲靠近時,還來不及回頭,就被人從後抱了個滿懷,牢牢地被對方鎖在雙臂之中。

「對不起。」那人低喃,嗓音和氣息拂過自己過肩的長髮,髮絲搔的自己癢癢的,卻比不上心頭更難以抑止的騷動。

「放開我。」可是久久的沉默之後,尼西還是要對方放手。

梅倫輕輕笑了聲,「我不要,而且你的小深淵似乎也不希望我放手呢。」

尼西低頭一瞧,這才發現梅倫緊扣的雙手間,竟是小深淵緊緊咬住,還真的是不讓對方放手。微微驚呼,連忙將深淵給抓了下來,他第一個關心的卻不是被帶來的寵物,而是對方已經被咬出血痕的手背。

「不生氣了?」感覺到尼西冰冷的手指撫摸傷口,梅倫將自己的下巴靠上對方的肩頸,「對不起,剛才都只是在開玩笑。」

原本氣氛稍微緩和了,卻又因為梅倫這一句話,讓尼西全身再次繃緊。果然,他還是把自己都做玩笑來開。

「拿我的性別開玩笑,很好玩嗎?」

「不好玩,看到你這麼生氣就不好玩了。」

「平常賭香腸變魔術出老千就算了,為什麼要把玩笑開到我的頭上。」尼西一口氣說了一串話,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正把情緒發洩到對方身上。這是一個相互接近的開始。而梅倫,也樂於承受。

「這只是一個賭局,如果你願意穿女裝,那就是我贏了。獎品,是一個我很想要的東西。」

「梅倫,或許我們並不熟悉。但是你憑甚麼認為我會答應,我又為什麼要成為你慾望的手段之一。」

梅倫嘆了口氣,卻不反駁,反而將手從對方指尖下移開,然後將對方抱得更緊。側了頭,將唇靠向對方的耳邊,緩緩地說出了答案。

「我想要的,是你。為了得到你,我覺得那樣獎品有所助益。」因為耳邊的吐息而開始微微發抖,尼西想要逃,卻又掙不開對方的懷抱;接著想要抓著深淵去咬對方迫使那人鬆手,又發現深淵早就跑的不見蹤影。

這是一個,被人強硬的闖入自己的世界的局面。

進展太快,太讓他不知所措,而他唯一所能做的,只有不自在的將頭移開,然後生硬的問著。

「我跟你,根本沒說過幾句話。」

「呵,雖然平常都是以手法和口才誘人上鉤,但今天就說點實話好了。」梅倫微微苦笑,奈何對方的眼神放在遠方,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

「我很想和你說話,但你總是遠遠的躲著,甚至連看都不看我一眼。除了像今天這樣開你玩笑,我實在不知道,還有甚麼話題會是我們之間共有的。

「你總是在看書,所以我才想試著從這裡下手。有個人......開了這場賭局,獎品是一本絕版的古書,我想你會喜歡。何況我是真的覺得你漂亮,也想看看你不同的面貌,所以就答應了下來。

「尼西,今天是我的方法不對,但是,你可以稍微,多看我幾眼嗎?就從現在我和你道歉開始。」

尼西心裡意外的不是慌亂,而是某種心安。就算梅倫的話語聽起來太過荒謬,他卻發現,其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覺得自己和這世界太遙遠。或許梅倫也總是和外人有隔閡,只是是一種自己不理解的方式。所以他才會沒有發現,自己也在注意對方。

但梅倫靠得太近,尼西想要轉頭都沒辦法,最後他只能拍了拍對方的手,然後輕輕點了下頭。

「對不起,還有,謝謝你給我機會。」梅倫終於讓自己離開了尼西的耳邊,但是手依舊不願放開,只想將人一直綁在懷中。

好不容易得到一部份自由的尼西,也忍不住轉過頭,想要看著對方的眼,確認對方是不是也同自己一般真誠。

映入眼的,是雙帶著笑意的綠瞳。

「我是梅倫,請多指教。那麼尼西,現在你願意和我回到教室,一起共進午餐嗎?」


* * *

結果聽說會變成把妹十八招系列(沉默)

不要問我這是甚麼(逃走)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