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這裡是殤渚。

從這裡開始,是C30突發小說本的試閱。

晚一點會發公告so請先輕鬆閱讀吧♥

 

* * *

 

  「長官。」率領前行軍的上尉策馬過來,和艾伯李斯特並肩而行。

 

  「嗯。」輕點了頭,示意下屬報告。

 

  「距離駐點還有3000阿爾雷,大約傍晚時分可以到。」

 

  艾伯李斯特抬頭,望了望飄著幾朵白雲的藍天。陽光並不太刺眼,因為多數光線都被軍帽帽沿給擋下了。「太慢了,稍微加快行軍速度。」

 

  「是。另外,今天晚上的校級會議,是否在主帳舉行?」

 

  艾伯李斯特又一次不置可否的點頭,「辛苦了。」

 

  「不會,下官告辭。」確認報告完畢,上尉又匆匆趕到最前頭,領著全軍前進。

 

  艾伯李斯特看著千人的前行軍,就算已經走了半日,卻都整齊一致的踩著步伐,沒有絲毫紊亂的模樣。

 

  他沒有回過頭,反正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軍人,個個都是這副模樣。

 

  但是他不回頭,不代表沒有人上前,上尉才剛走,另一個上尉就來了。

 

  「嘿、艾伯,好久沒上戰場了,有沒有很懷念啊?」聲音猖狂,而且一點都沒有下對上應有的尊敬,艾伯李斯特不用去思考都知道對方是誰。

 

  反正那人,也就只會跟在自己後方。

 

  「艾依查庫,需要我回頭給你一槍,讓你知道我的身手有沒有生疏嗎?」艾伯李斯特半好笑的側頭看去,對上那人狡黠的目光。

 

  一頭蓬亂的金髮隨著馬兒前進而跟著上下跳動,沒有被眼罩所掩蓋、完好的海藍色單眸,大辣辣的盯著艾伯李斯特。

 

  「沒有主人會給聽話的軍犬一槍。」艾依查庫蠻不在乎地笑著,「對了,艾伯,校級會議後……」

 

  「不用心急。」艾伯李斯特知道對方所指為何,冷笑了聲之後,就昂著頭,騎馬前進了一些,略有甩開艾依查庫的意思。

 

  知道對方是為自己好,提醒自己在外頭別忘了維持表面上的禮節,艾依查庫並不在意,反而繼續開開心心的跟在艾伯李斯特後頭,沒有多少軍人的穩重。

 

 

  艾依查庫和守夜的士兵打了個招呼,用拇指比了比主帳,對方馬上就明瞭他是要進去報告事宜。

 

  「都這麼晚了,是要給准將報告甚麼啊。」艾依查庫是艾伯李斯特的副官、重要心腹,這是誰都知道的。沒有懷疑,士兵就放行,還不忘拍拍艾依查庫的肩,他和下級士兵處得很好,幾乎是到哪都能打成一片的熟悉。

 

  「軍事機密。」艾依查庫故做嚴肅的說著,但最後自己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和對方擺擺手,就鑽入主帳了。

 

  雖然夜已深,校級會議卻剛結束不久,艾依查庫進入的時候,長桌上還擺著幾個杯子,軍事地圖也仍未收起,上頭看似散漫地放著幾個小旗子。艾依查庫對地圖毫無興趣,他早就對戰場瞭若指掌。

 

  艾伯李斯特剛脫下軍裝,只穿著件襯衣,就滅了油燈,像是要上床休息一樣。艾依查庫蠻不在乎的在黑暗中前進,三兩下就到了行軍床邊。

 

  下一秒,他就感覺到有甚麼繞上自己脖子,然後他毫不抵抗的被拉至艾伯李斯特面前。伸手一摸,原來是艾伯李斯特剛解下的領帶。

 

  「你還真是惡趣味……」嘟嚷了聲,艾依查庫卻不討厭艾伯李斯特這麼做,拿領帶做為項圈,感覺挺不錯的。

 

  「計畫變更。」可是艾伯李斯特一開口,並沒有跟著艾依查庫打哈哈。為了避免隔牆有耳,他說得是極輕,但馬上就讓艾依查庫集中了精神。

 

  極近的距離,使的艾伯李斯特就算只靠外頭微弱的光源,也能看到艾依查庫瞬間警戒起來的模樣。

 

  這樣反而讓他放心了下來。

 

  單手抓住領帶,還是環著艾依查庫的脖子,空出來的另一手,揉了揉對方總是毛毛躁躁的金髮,像是要撫平對方的情緒。

 

  「原本明天由你帶領的夜襲,撤換。我們決定了另一種方式。」

 

  「嗯,說。」挺享受艾伯李斯特這樣的觸碰,但是現在要說得更加重要,所以艾依查庫沒有胡鬧,等著他說出新的任務。

 

  「他們有增援,由你去截斷。」因為艾伯李斯特的聲音仍是小的,乍聽之下像是甚麼簡單的事,但艾依查庫知道,他這下可是接了個重責大任。

 

  「情報準確嗎?」艾依查庫細問,自古以來,這都不是一個太簡單的任務。

 

  這樣說吧,援兵可多可少,但通常都會是精兵。而且後來才到的一方,看似失了先機,卻最容易混淆視聽。如果情報錯誤,援兵人數過多或者從另外一路來,那麼不是徒勞無功,就是被殺。

 

  「人數無法確切掌握,大概是萬人,但是來的路線就只有一條,因為他們是從別處調兵過來。」

 

  「呼,人數不好好掌握那就有點危險了呢。」艾依查庫吐了口氣,但聽起來卻不是膽怯,而是一如既往的躍躍欲試。

 

  「做得到吧。」不是疑問,而是直接肯定。

 

  艾依查庫給的回答,是自己主動前傾,在艾伯李斯特剛闔上的唇輕點了下。

 

  還好燈已滅,外頭人無法藉由影子看出端倪,艾伯李斯特也懶得去斥責了。

 

  「交給我。」艾依查庫用拇指頂了頂胸前,「因為我是你的軍犬。」

 

  鏡片後的墨瞳,也沉靜的看著對方。他也相信艾依查庫,所以,他只需要下令就好。

 

  「艾依查庫,截斷魯比歐那的援軍。」

 

  「收到了,我的主人。」

 

 

  由於截斷援軍的任務更為緊急,艾伯李斯特很快就訂出了兩天後的清晨出發,由艾依查庫帶著另一批精兵出發,原定的夜襲小組交由他人。

 

  因為要低調進行,所以天才濛濛亮時,幾千人安靜且迅速的整理起行囊,做好出發的準備。

 

  由於艾伯李斯特是總指揮官,不好出面,免得太大動作引起敵方的注意。他雖然也跟著起了個大早,披著大衣就走出主帳,卻不是走去給那一隊人信心喊話。

 

  離主帳不遠處有個小山丘,是朝著敵方駐紮的方向,不能看清全貌,艾伯李斯特還是常來這裡眺望。

 

  他知道艾依查庫不需要自己送行。

 

  清晨的涼意讓人手腳發冷,但艾伯李斯特毫不在意的站著,因為沒有起風,純黑的大衣沒有飄揚,遠遠看來,就像是尊黑色的雕像。

 

  雖然是沉靜的看著遠處的敵方,艾伯李斯特還是沒有放下對周遭的戒備,所以當某個即緩的腳步聲靠近時,他暗暗握住大衣底下,從不離身的槍。

 

  「艾伯。」艾依查庫率先開口,他可不想被射殺。就算艾伯李斯特的動作很細微,由外人來看是不會發現他已經武器在手,艾依查庫這個長年跟隨的,卻肯定是會知道的。

 

  「不去領兵出發,來做甚麼。」語氣略冷,艾依查庫知道他不是真的在責備自己。

 

  「來聽長官信心喊話。」艾依查庫說的正經,不過艾伯李斯特轉身過來時,還是看到對方俏皮的眨了眨眼。

 

  「你需要嗎?」挑了挑眉,隔著鏡片的雙眼透露著不相信。

 

  艾依查庫搖搖頭,輕快的上前幾步,最後停在艾伯李斯特三步之外。

 

  「就算不需要,我們好歹也要將近一個月不會見面耶,都不道別一下?」

 

  艾伯李斯特冷哼,偏過頭,視線放到了遠方。「我們甚麼時候道過別。」

 

  「唉呦,不要挑我語病。」艾依查庫無奈微笑,「艾伯,看著我。」

 

  諒對方也不敢在這裡做些甚麼,艾伯移回視線,斜著眼。

 

  艾依查庫那頭金髮還是沒有怎麼整理,反正都是男人,也不會有誰去在意,何況艾伯李斯特喜歡那種毛燥的手感。明明兩人都還在青年時期,那隻漂亮的海藍色單眼卻沒有兒時那樣閃亮,眼角邊已有一些細紋。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總是站在自己身後。

 

  「好了,能量補充完畢。」艾伯李斯特立刻就從打量中回神,看到艾依查庫笑瞇瞇的用拇指頂住胸口,「等我回來吧,我出去玩玩。」

 

  「快滾。」艾伯李斯特薄唇微張,有些微弱的吐出兩字。

 

  艾依查庫毫不在意,不正經地行了個軍禮,右腳往後一滑,迅速回身立正。

 

  艾伯李斯特看著對方的背影,等著他離開。但艾依查庫舉起了右手,嶄新的白手套藏住了練劍和槍而磨出來的繭和傷。

 

  「我走了。」

 

  清晨的薄霧並不影響視線,艾伯李斯特卻覺得艾依查庫的身影在慢慢遠去的同時,也像是消失了一樣。

 

  艾依查庫,你可要早點回來,讓我背後無人守護的代價可是很高的。艾伯李斯特唇邊終於勾起一抹微笑,很淡,卻是會讓艾依查庫驚呼出聲的微笑。

 

  艾伯李斯特背對著陽光,慢慢走回主帳。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