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和阿襲又愛爆發了。

※老樣子,我艾依,阿襲艾伯。

※嘖嘖這真是香艷火辣的飲酒樂(不)

※以下歡迎跟我們一起收看野外找樂子頻道

* * *

 

 

  自從艾伯升上准將之後,他們就很少一起外出了,尤其是這種荒郊野外。但是因為艾依的特殊任務,艾伯不得不出城和艾依接頭碰面。

 

  由於時間也晚了,兩人一致同意就地紮營,反正早年都是這樣捱過來的,並沒有甚麼。

 

  就像以往一樣,不用分配就能很有默契的完成準備工作,艾依負責獵食,艾伯負責升火,不出兩個小時,他們就已經用完晚餐,肩並肩的在營火旁休息。

 

  「吶、艾伯。」艾依看著被燒的霹啪作響的柴火,忽然開口。郊外的夜晚總是多些寒意,他同時也往艾伯那裡更靠近一些。

 

  艾伯斜眼看他,不做回應。

 

  「給我骨頭吃。」咧嘴一笑,艾依大大方方的表示了想要獎賞的意思。難得兩人可以獨處,還是在這種無人之處,當然要把握機會好好和艾伯討賞一番。

 

  「想要就自己努力一點,無功不受祿。」艾伯推了下眼鏡,把視線重新放回營火上。

 

  「我很努力啊,你看,這次的情報我不是一個不漏的回報給你了。」昂了昂頭,艾依自豪於這次任務的成功。

 

  「哦,看來的確是有點努力。」艾伯輕鬆一笑,還點了點頭,這次是頗大方的就承認了艾依的功績。

 

  艾依聞言,馬上就開心的湊了上來,雙手環住了艾伯的脖子,毛躁的金髮在艾伯臉頰上擦過,「所以,可以吧?」

 

  「准你一次又何妨。」他當然知道現在天時地利人和,好好享受沒甚麼不對,准了艾依查庫這急性子,艾伯稍稍往後一靠,那裡有根他搬來的枯木,是個挺好的靠背。一切都愜意的像往日在辦公室或臥房的放蕩行為。

 

  艾依輕巧的拉下褲子拉鍊,熟練的撫上,「艾伯,今天想要我怎麼做?」

 

  艾伯睨了他一眼,眼神帶著恥笑。「這問題太蠢,我拒絕回答。」

 

  不回答?艾依挑釁的舔舔唇,手指繞著性器打轉。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我怎麼做都好,對吧。」艾依嘻嘻一笑,乖乖的貼著地面趴了下去,嘴一張就含住早已勃發的硬挺。

 

  難得今天艾伯心情好,自己是不是應該要有些別的暗示或者舉動?艾依輕鬆的舔弄著,腦袋裡轉著幾個小打算。

 

  撐著腮看艾依熟練的動作,不諱言他今日心情的確很好。艾伯在艾依故意用力一吸的時候悶哼了聲,拍了拍他的頭,要他安分一些。接著就從只是披在肩上的大衣內袋中,拿出一個金屬製的扁水壺。

 

  不過,裡頭裝的可不是單純的飲水。艾伯旋開壺蓋,裡頭濃烈刺鼻的酒香就飄了出來,是最適合暖身子的烈酒--威士忌。

 

  仰頭喝了口,感覺酒水在經過喉頭時像團火焰在燃燒,艾伯也能感覺到下身有同樣的感覺,心一緊,手就跟著換個方向。水壺上下顛倒,毫不猶豫的就全淋在艾依腦袋上。

 

  原本還在盤算小計謀的艾依愣了下,但很快的就昂起頭接受艾伯賞賜的美酒。手指抹過嘴邊,沾起了琥珀色的酒汁,放到手裡輕吮,「想嘗嘗我身上的酒嗎?」

 

  艾伯瞳孔一縮,用因情慾而發啞的嗓子命令,「把酒拿來。」

 

  艾依馬上就知道艾伯的意思,大方的跨坐上對方的腿,也不在乎身上濕淋淋的會弄髒軍服。挺了挺胸膛,艾依歪著頭,狂妄的微笑,「酒來了。」

 

  艾伯掐著艾依的下巴,兩人開始熱吻,艾伯口中的酒味與艾依滿身的酒味融在一起,幾乎讓人醉了。

 

  「哈啊、艾伯,等等……」艾依在長吻之後,輕輕掙脫開艾伯,看著對方蹙眉,艾依抿了抿唇,嚥下帶著酒香的銀絲,「吻別的地方好不好。」

 

  「你說呢?」艾伯挑眉一問,手卻往艾依胸前的紅點重重一掐。

 

  「是你說要喝酒的。」艾依自己靠了過去,拉著艾伯的手,更乾脆的摸著胸前。

 

  肆意的撩撥艾依的情慾,直到手指都沾上琥珀色的液體,直接伸進艾依的嘴裡模仿舌頭交纏的動作,壓著舌面滑動。

 

  「舔。」

 

  艾依聽話的捲起舌頭,有一下沒一下的舔弄,腰也跟著節奏晃著,堅挺的性慾跟著不斷撞上艾伯的。

 

  或許是因為今天的艾伯特別開明,艾依也跟著情慾高漲,情不自禁的雙手圈住了艾伯的分身,然後自己抬臀,從較高的地方往下看著艾伯,艾依又笑了。

 

  「艾伯,希望你一直都這麼開心。」

 

  然後,毫不猶豫的抵上穴口,坐下。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L變態控 (槓
  • 阿啊~~~好萌 ((鼻血
  • 唔唔這樣的狗狗很萌吧w

    殤渚 於 2012/04/12 02: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