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拿到梅倫所做的發願之一(?)

※單獨創作

※利恩X雪莉

※我竟然萌BG了

歡迎收看情聖二壘安打↓

 

* * *

 

  利恩已經好幾天沒出任務了。身上是還有些錢可以過日子,但長久下來並不是辦法。看了看今天也空無一人的房間,利恩無奈的嘆了口氣--艾茵又跑去找古魯了。

  可不能放任她這樣下去,要不然,至少也把古魯拉進隊伍裡吧?

  說來這也算是個解決方式,何況看著艾茵天天跑去找古魯,他自己心裡也有點不是滋味。誰叫他和雪莉就不能這麼常碰面呢。又嘆了一次氣,利恩認命的出了旅店,往古魯下榻的地方走去。

  依照艾茵上次給過他的地址,利恩挺順利的就找到了古魯和艾茵兩人所在的房間。禮貌性的敲了兩下門,聽見裡頭應當是客人的艾茵說了請進,利恩苦笑著推開了門。

  「古魯,早安……艾茵,他醒著嗎?」利恩的招呼說得有些不確定,因為古魯雖然坐在桌前,手裡還拿著杯紅茶,眼睛卻是閉著的。

  「半睡半醒囉。」艾茵蹦蹦跳跳的拿了兩片桌上的餅乾給利恩,「你來做甚麼?」

  「來找你。今天該出任務了。」利恩接過餅乾,毫不猶豫的就咬了下去。開玩笑,這可是古魯房間裡的食物,想當然會是高級品,不吃白不吃。

  「唉呦,人家今天跟古魯有約了。」艾喵扭頭,顯然不想理會利恩的提議。

  「喂、既然有意思長久約下去,就把人拉來隊伍裡。」反正古魯還在睡,利恩也就大大方方的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我知道阿,可是艾伯又不放人。」艾茵嘟嘴,可見她也打這個算盤很久了。

  想到艾伯的專制,利恩無奈,這可就沒辦法了。搔搔頭,看樣子今天還是沒辦法做些正事,只好再去外頭轉轉。臨走之前,他很乾脆地把桌上的餅乾通通打包走,節省餐費。反正艾茵留在這裡的目的也不是甜點,而是那個早上起不來的高傲王子。

  重新回到大路上,人來人往的,讓利恩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往哪裡走去才好。

  「啊啊、真想找個伴阿。」好天氣裡只能一個人閒晃,確實有些浪費時間呢。但是最想要找的那名少女,卻又不可能答應自己的邀約。

  看了看手中裝著餅乾的布包,利恩想了想,還是試著到處晃晃,看看能不能遇到對方吧。輕易放棄一名女士,可不是他利恩的為人準則。

 

  以往碰到雪莉,都是湊巧在路上遇見。所以利恩雖然想找對方,卻也只能漫無目的的到處碰碰運氣。

  在經過一個鮮少有人經過的小徑時,利恩忽然聽到深處傳來狼人嚎叫的聲音。

  當下的第一個反應自然是想著也許能夠打到魔物,賺些伙食費,但是當他拔腿跑到聲音來源地時,卻發現已經有人在那裏了。利恩伏下身,定睛一瞧,忍不住睜大了眼--這不是雪莉嗎?

  但眼前的雪莉卻像是經過長久的戰鬥,外表沒有以往的光鮮亮麗,裙襬被抓破了幾個小角,臉上也有道很新的傷痕。

  利恩當機立斷扔下了布包,摸出了慣用的匕首,悄悄沿著灌木叢,繞到了狼人後面。

  雪莉原本是想靠著自己在森林裡頭轉轉,沒想到今天運氣不太好,實力沒有發揮完全,才會在這裡和狼人纏鬥。力氣所剩不多,但是狼人卻沒有受到多少傷害。咬了咬牙,雪莉看著手腕上的幾個舊傷,終究還是只能選擇這一招。

 

  用短刀在手腕上劃出傷痕,帶著毒的綠色血液慢慢流出,雪莉忍住暈眩,將血向狼人灑去。

 

  說時遲那時快,潛伏的利恩貼地而行,手一揮,就幾乎削斷了狼人的腿骨。在雪莉的毒血發作之前,利恩又朝倒下的狼人補上一刀,狠狠刺進心窩。

  雪莉按住了手腕,血仍在滴落,戰鬥中從來不離開身邊的羅布輕輕一跳,抓住了裙子之後再慢慢往上爬,最後掛在雪莉的手臂上。

  雪莉承受不住羅布這樣亂動,立刻就跌坐在地上。

  羅布輕舔著流淌出來的血,雪莉也任由牠動作,愣愣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在解決狼人之後,又踹了那屍體幾腳。

  利恩直到出腳的力度極大,狼人的腿骨已經被他踩斷,他才停了下來。默默收起武器,他當然還記得雪莉就在身後,但是他得深吸好幾口氣,才有勇氣轉過身,面對結束戰鬥的雪莉。

  因為他不忍去看到少女所受的傷。

 

  一步一步走向跌坐在地的雪莉,利恩蹲下身,讓自己能夠和她平視。「還好嗎?」利恩把還在舔著主人傷口的羅布一手抓起,往旁邊一扔,自己執起雪莉的手腕審視。

  「跟你無關。」雪莉只能勉強從牙縫擠出幾個字,疲累和失血讓她沒有力氣甩開利恩。

  利恩看著逞強的雪莉,並沒有多說甚麼。以往看過太多這一類人,往往都沒有甚麼好下場。但是今天的對象是雪莉,他就無法像以前一樣,毫不在乎。又將雪莉的手舉的高些,利恩低頭湊了上去,吻落在傷口上。

  「……你做甚麼!」饒是雪莉再怎麼無力,都還是驚叫出聲。利恩空著的另一手,輕輕拍了拍雪莉的背,似是安撫。但雪莉還是執意要推開對方,儘管所有的掙扎,最後全都化為虛無。

  利恩並不只是吻著,而是輕輕含住。雖說本來的目的只是要替雪莉止血,但更多的,是帶著心疼的安慰。

  良久,利恩才抬起頭來,看著血已經凝住,才放心的放下了雪莉的手。但是在他找出急救品包紮之前,一巴掌確確實實的落在了他臉上。

  利恩並不意外,只是微笑著看向雪莉,可是他卻有些意外的發現,雪莉的臉上並不是震怒。

  「你是白癡嗎?怎麼可以隨隨便便碰到我的傷口!是想要被毒死嗎!」

  利恩張了張嘴,無法反駁。雪莉瞪了她幾眼,才用沒有受傷的手,從暗袋拿出了一小罐聖水,看也不看就往利恩的方向扔去。

  利恩單手接住,又看了雪莉幾眼,才老實的喝下,接著繼續將急救品拿出來,替雪莉包紮。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直到利恩將繃帶打好了結,雪莉才倏地抽回手,低頭不語。

  「你並不需要用到這招吧。」利恩收拾著物品,低聲開口。

  他幾乎能細數出雪莉會使用的必殺技,也知道方才被他扔到一旁的小狗,其實也是隻不容小覷的魔犬。

  「戰鬥的事,跟你無關。」

  利恩也知道自己管得太多一些,何況這就是身為異質者的雪莉所擁有的能力。自己是絕對不能禁止對方,也沒有那種權力。

  又嘆了口氣,利恩還想在說些別的,但是忽然聽到小狗汪汪叫著,兩人不約而同地抬頭,看向一旁。

 

  羅布叼著一個小布包,一蹦一跳的撲進雪莉懷裡,像是在邀功似的。

  利恩馬上就認出那是他的布包,裝著餅乾的那一個。

  當然雪莉並不曉得,只是輕輕拍了拍羅布的頭,對布包一點興趣都沒有。

  利恩伸出手,揉了揉小狗的頭之後,勉強把布包從牠嘴裡扯出來,還差一點被咬著。雪莉並不想理會對方,但是羅布堅持地撲向布包,她只能無奈地伸出手,想要帶著它遠離男人。

  可是她的手的前方,卻忽然冒出一塊餅乾。

  「吃點東西吧,至少早點恢復精神。」利恩淡淡開口,又把餅乾往前伸了點,並不強迫地塞入雪莉手裡。

  手停留在半空中好一會兒,雪莉最後還是拿了餅乾,而不是把羅布給抓回來。

  看著手心裡的餅乾好半晌,雪莉沒有移動半分。

  她搞不懂為什麼,每次這男人出現,總能不顧一切地欺近過來,又徹底攪亂她不太真實的情緒反應。

  為什麼要這麼關心她呢?明明她是個實驗品,連人類都不是。明明是個怪物阿,為什麼他願意接近自己呢?

  看著還在利恩那裡玩耍的羅布,雪莉發現自己的身邊,一直以來就只有那隻小生物。

  她不曉得,是不是應該允許多一個人,出現在她身邊。不管是短暫,還是永久。

  還在細細思索著,雪莉感覺到有股熱度靠近自己的臉,猛然一驚,抬頭卻是發現,利恩的大手正撫著自己的臉頰。

  「這裡也有傷。」利恩說的淡然,但是手心的溫度很高,讓雪莉有些不自在。

  雪莉無法說出任何字句,只是愣愣的看著對方。

  利恩輕輕摩擦著傷口,他知道這樣的行為並不對,但是他想要讓雪莉感覺到些許刺痛,好提醒她這是事實。

  利恩看著同樣注視自己的少女,忍不住又輕嘆口氣。現在的他,好像又多在乎她一些了。放開了撫著臉頰的手,利恩輕輕摸上那頭因戰鬥而凌亂的金髮,然後自己傾身向前。

  靠近了少女的唇,利恩能夠感覺到對方有些急促的呼吸。沒有推開自己是好現象呢,他心裡默想。只是他就這樣停在了極為曖昧的距離,沒有立刻吻上。

  「多在乎自己一點,多保護自己一點。既然你視自己的血為利器,那就把這招放到最為危急的時候再使用。一如我把以傷換殤招式放在隊友來接應之前。」

  「因為我知道,有人會為我心疼。所以你也要知道,有人會擔心你、愛護你。不管你是甚麼樣的存在,都應該要知道這一點。」

 

  利恩不若平時輕浮女人時,喜歡睜著眼睛看對方放蕩的表情。他垂眼,只全心全意的看著那小巧可愛的紅潤,然後往前了一些,輕輕吻上。

  一點即走,並不留戀,因為他知道雪莉不會喜歡。可是就只有那麼幾秒,他能感覺到少女在發抖,小嘴有著媚人的溫度,和平常冷冰冰的態度截然不同。

  直到他緩緩放開她的髮,雪莉都還是愣在原地,像是尊真正的人偶。

  利恩脫下了背心,披到雪莉身上,然後又按了按羅布的頭,輕聲地要牠照顧好主人,就毫不猶豫的,走向來時路。

  希望下一次再見到雪莉,兩個人能有些許改變。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