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是與襲音合作的短文
※角色設定腦補有
※雪莉好可愛。
※利恩好情聖。

歡迎收看情聖把妹第一式↓


* * *

  原本今天也是個要組隊去找魔物的日子,但是一大早利恩洗漱好之後,卻發現艾茵已經跑出去玩了,留下來的字條只寫著:「我去偷心囉。」

  看著偷心的心周圍畫滿了愛心,利恩搖搖頭,把紙條隨手塞入口袋。看了看窗外異常晴朗的天氣,利恩只能隨處溜搭溜搭,大不了找人來決鬥就是。

  但是當他真的走到大路上,才發現這天氣有些炎熱過頭了,只能腳步一轉,往比較陰涼的小徑上走,準備去森林邊的小草原睡個覺。

  兩手插在褲子的口袋裡,利恩腳步輕快的走著,連帶頭上的兩撮頭髮也跟著一晃一晃的。

  藉著沿途路樹的陰影,他不流一滴汗的走到了小草原,卻在那裡發現了一個意外出現的人兒--是雪莉。

  但奇怪的是,平常總是面無表情,雖不致昂首闊步但也有幾分傲氣的她,今天是在路邊東張西望,像是要找些甚麼。

  利恩當然是選擇走過去打招呼,只是才一進入雪莉的視線,就看到少女的表情從尋找轉為生氣。

  「你這花心大蘿蔔!」

  饒是利恩也愣了一下,幹嘛一見面就劈頭罵人呢?苦笑了一下,利恩搖搖頭,「喂喂,我們才剛見面,不用這樣罵我吧?何況我甚麼都還沒做。」

  不曉得雪莉是不是真的很憤怒,今天竟然又伸出手指,指著利恩的鼻頭罵。「你上次跟那貓女說悄悄話對吧!」

  利恩馬上就知道貓女指的是艾茵,那麼說悄悄話大概就是……「我們是光明正大的聊天吧。話又說回來,那天你也在斬影森林?怎麼不過來找我。」

  利恩說完,又對著雪莉笑了一笑。伸手不打笑臉人,雪莉放下手指,有點氣急敗壞的喊回去,「誰要過去找你!我路過!」

  「路過的話,也可以打個招呼啊。」

  「誰要像你一樣浪費時間!」

  利恩嘆了口氣,但最後還是笑著,伸手輕拈雪莉頰旁的一縷髮絲,「我就只是想看看你。」

  雪莉厭惡的扭過頭,哼了聲之後就往另一個方向走。利恩在一旁跟上,還側頭問了,「都見面了,不跟我打一場?上一次很盡興呢。」

  「要打還會怕你?我沒這種時間,滾開!」雪莉不耐煩的加快些腳步,但利恩依舊緊追在旁。

  「啊、沒有決鬥的時間?是有點可惜,不過,這是不是表示你有和我一起喝下午茶的時間?」利恩伸手,做了邀請的姿勢,但雪莉轉頭繼續張望,「滾邊去。」

  看著雪莉還在四處看著,利恩終於一個箭步搶在前頭,攔下了雪莉。

  「如果你是在找東西的話,我可就不能離開,得幫幫你呢。」利恩張開雙手,輕輕微笑著。

  「別擋路。」雪莉狠瞪一眼。

  「所以不擋路就可以。」利恩笑瞇瞇的自己下了結論,但雪莉真的不想同他在這裡消磨時間,急躁地繞過了他,快步前進。

  又嘆了口氣,利恩轉了身,默默跟在後頭。

  兩人就這樣前行了一段路,利恩正在後頭打量著雪莉,前方的少女卻沒好氣的轉過頭,金色捲髮甩了個半圈,「不要跟在我後頭,礙眼。」
  「我走在你後頭,應該不會入你眼吧。」利恩苦笑,往前走近些,「我只是想幫你而已。」
  「不需要,你只要滾遠一點就好了。」雪莉指著利恩的鼻頭,這傢伙害她都不能出聲喊。
  「那我就如你所願,退後一點跟著了。」利恩手一攤,表示他真的會這麼做。
  「根本不是這個問題,你可不可以滾到別的地方!」雪莉氣得直跳腳,「沒事就跟著你們的隊伍去森林裡,別礙我!」
  利恩真的停下腳步,卻是笑著問了。「就這麼討厭我?如果是,那我就走。」
  「滾得越遠越好。」雪莉扔下這句話便甩頭走人。
  利恩站在原地一會兒,看著金髮少女毫不猶豫的離開,期間還是時不時的四處張望,偏偏就是不回頭看看他還在不在。搖了搖頭,利恩還是不可能就這樣離開,挑了棵樹攀上,開始潛行。

  利恩踩著樹枝跳躍,他保持的距離有些遠,畢竟他不想讓雪莉發現他還跟著。同時他也思索雪莉到底在尋找些甚麼。找人大概是不可能了,沒看過雪莉和誰比較親近的。

  看樣子,只好動用一點手段,替雪莉找到她所要找的。畢竟,是自己有興趣的人哪。

  用特殊管道送出情報要求之後,利恩無奈的抓抓頭。太陽從一早開始就有些過於毒辣,雖然體力支撐得住,卻不代表他能遏止不斷留下的汗,連頭上的兩撮頭髮都有些無力的垂下

  在暫時只能跟著雪莉的現在,利恩百無聊賴的又開始胡思亂想,像是今天的雪莉慌慌張張的,其實也挺可愛的,不管是那頭隨動作躍動的金髮還是作工精細的洋裝。利恩現在已經能夠輕易細數對方的每一個小地方,所以很快地,他發現似乎沒看到她平常會撐著的洋傘,還有抱著的小狗呢。--等等,有點不大對勁?



  雪莉四處找著狗兒可能跑過的蹤跡,今早出門時,那隻狗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從她手上跳下,一溜煙跑得不見狗影,害她找了老半天都找不到。

  「到底跑哪兒去了!」雪莉氣得想毒殺人,握緊拳頭,尖尖的指甲刺進白皙的掌中,留下五個指印。
  撥了撥額前的金髮,陽光有些強烈,雖然是人偶,但還是有基本仿真的狀況,比方說:熱、冷、哭泣、生氣等等,只是比真人來得更低罷了。想撐傘遮陽,卻發現自己連傘都忘了帶,不禁暗罵一聲,「可惡。」
  「熱……」雪莉甩甩頭,蹲下了身,稍稍歇息。
  那隻狗到底跑到哪裡去了?雪莉輕咬下唇,她果然討厭小生命。
  「討厭死了。」


  利恩並未注意到雪莉停了下來,因為他已經爬竄到此時落腳的樹的最頂端,然後靜靜站著。既然自己推估出雪莉要找的東西,那麼更重要的就是東西在何處了。利恩看著遠方飛來的一隻鳥兒,吹了吹口哨。今天天氣很熱,他得趕緊到她身旁才行,可不能讓少女在外頭太累了。

  只是在得到情報之後,利恩吁了口氣,一溜煙滑下了樹,腳尖一轉,往斬影森林的方向急速前進-天曉得雪莉的狗會跑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

  利恩在森林中四處轉著,一邊慶幸方才有支隊伍指出了方向,這才讓他省了一些功夫。忽然眼角有抹黑綠色物體竄過,利恩硬生生停下,但是定驚一瞧發現那只是隻路過的兔子。

  看著兔子一蹦一跳的離開,利恩撥弄了會兒自己的頭髮,「唉,我也太心急了一點。」

  閉上眼,再一次回想平常看到雪莉時,懷裡的那隻狗的模樣。雖然他腦海更多的是少女今早氣急敗壞、紅了臉的樣子。

  不知道找回那隻狗兒,能不能讓她稍微開心一點,或者多一些微笑?

  「得快點找到才行,她不怎麼有耐性呢。」



  雪莉拍拍臉頰,起身繼續尋找,但是小狗銷聲匿跡,彷彿根本就沒有存在過。找著找著雪莉突然覺得,搞不好一切都是她想太多。要不然,都這麼久了,那隻小狗為什麼還找不著?

  根本沒有小狗。

  根本沒有傘。

  沒有陽光。

  沒有她。

  為什麼還要惦記著那隻狗?她明明是個沒有心的人偶,惦記、著急,這種名為「情感」的東西根本不應該也不可能出現才對。雪莉愣愣的站在路中央,覺得一切都不真實。

  太不真實。雪莉眨眨眼,她想。

  往前的路分岔成兩道,突然覺得前進沒有意義了。

  因為沒有什麼小狗。

  於是她掉頭,走向回頭路。

  來時路很筆直,這讓雪莉覺得她是對的,自己一個人走著這條路,這樣才是真實。

  輕輕抹了把頸間的汗,很冰冷。

  所以太陽也是假的。因此她也不需要傘。

  剩下有待證明的,就是她自己本身也不存在了。

  機械式的前進,雪莉就只是走著。

  直到有個男人闖入她的世界。

  「外頭很熱,稍微休息一下吧。」一支撐開的傘遮住了陽光,形成了陰影。
  「什麼?」陰頭籠罩著全身,雪莉過了幾秒才發現前方站著利恩,手上還拿著那把紫色陽傘,那不是她幻想出來的東西嗎?

  「啊啊,都冒汗了。」利恩一手拿著傘,另一手卻提著個黑色布包,所以就算他現在想抽條手帕出來替雪莉擦汗,也是做不到的。當然像他這種人,身上也沒有手帕這麼典雅的東西就是了。

  雪莉沒多大反應,因為這傢伙,也是假的啊。

  沒有特別注意到雪莉的面無表情,利恩忽然叫了起來,「等等、別動啊。」把手裡的布包提起,但是他忘了另一手還拿著傘,急著按住包裹卻讓傘歪斜,使得陽光輕灑在利恩及雪莉的身上,陰影如此真實。

  落在腳邊的那把紫傘晃了晃,傘柄敲到雪莉的腳,鬼迷心竅般,她拿起了傘,握柄因為利恩的手溫而有熱度,雪莉握在手中卻覺得燙手。

  「啊啊這隻笨狗就叫你別動……啊、雪莉,不是我在說,他真的很會亂跑。」利恩終於從那不斷亂動的布包中拎出了一隻小狗,「他跑到森林裡,就在上次我和艾茵聊天那裡。」

  利恩發現雪莉並沒有馬上看著他或者是小狗,而是愣愣的握著傘。利恩像是了解了甚麼,空出的手覆上傘柄和雪莉,然後將狗湊到雪莉眼前。

  「你的傘和小狗。他們都在這裡。他們和我,現在都在這裡。」

  「是狗。」機械般,雪莉視線緩緩上移,看著甩開布包、吐著舌頭的狗兒,一副躁動的想要撲到雪莉身上。

  再看見那個滿頭大汗的男人,用他那隻有著高溫的手握住了她,嚴謹的說著那句聽來如此真實的話語。

  「是狗。」利恩放開手,在半空中的狗拼命揮動四肢,抓住了雪莉的裙子邊,然後奮力的往上爬,終於攀到了肩頭。

  利恩沒有放開和雪莉交疊的手,只是輕輕的說了聲,這是傘。

  看著雪莉還有些空洞的表情,利恩從身後的口袋摸出了一串手鍊,然後塞到了雪莉手裡。「這是禮物。」利恩輕聲說著。

  慢慢的放開手,他往後退開。

  「你是雪莉,我是利恩。我會在你身邊。」

  所以,別再把一切都當作不存在了。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