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3 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

 

  葉修打著呵欠從樓上走下來,卻差點沒從樓梯上打滑滾下去。

  「莫凡同志,那麼大仇呢瞪著我?」葉修可堅持當初是用毅力把人請來的,真想不透莫凡哪能恨上他許久。要不,為什麼他一出現就看見莫凡站在最底下,兩眼直瞪,像是要把他看穿了一樣。

  難不成他的背後有些什麼?

  葉修連忙回頭,空無一人。

  「莫凡?」這下葉修真有點怕了,除了第一次見面,早就沒看過莫凡這麼殺氣騰騰的模樣。可最終莫凡踟躕許久,依然是一語不發,悶頭離開。

  他也知道他自己反常了。

  可在日常訓練當中,不再是選手的葉修抱臂看著數據,莫凡的曲線卻仍然保持穩定。葉修能看出來他有心事,但是拾荒出身的他本來就擅於蜇伏,讓他耐住性子做好該做的事,並不困難。換言之,葉修先挑著訓練的事兒去勾引出他的情緒,還真是不大可能做到。

  叼著沒有點燃的菸,葉修望著天花板。

  讓誰去探探口風好呢?

  那天晚上的晚餐,莫凡並沒有去吃。本來陳果還擔心得要命,看著飯桌上多出來的碗筷,忍不住想去房間把人挖出來。可是葉修又叫她放人冷靜點,搞得一個逐漸風生水起的俱樂部老闆,在飯桌邊焦慮半天。

  至於罪魁禍首,現在可是冷著一張臉,在電腦前用白莫做他理應最喜歡的拾荒活動。

  此時角色滯留在一個草叢中,視野周遭被草葉遮擋,但是正中央能明確看到前方的戰場,是一片混亂。白莫只要在結束戰鬥的一瞬衝出去即可,今天的場面混亂程度不上不下,但也沒多少難度。

  所以莫凡的兩手雖然都置放在鍵盤與鼠標上,卻完全沒有動靜、僵硬著等待該他出手的時機。

  其實打架的場面並不僅限於遊戲裡而已,還有個他自己也不明所以的腦袋。

  「為什麼?」他喃喃自問,本來耳麥就沒有打開麥克風功能,所有字句都只有他自己能咀嚼反思。這是他從好久以前就想問的句子。

  對於葉修為什麼選擇他來興欣,基本已經有一個解答,就是因為缺人、而且莫凡值得。雖然一開始氣憤,但是整個賽季都好像拾荒一樣、不、甚至真如葉修所說,更加有趣。他就是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而後出手便得勝。

  當然了,這中間也鬧過幾次笑話,現在想起來他也是會老臉一紅。何況隨著技術提升,他一邊保有原本集有爆發力的三板斧,一邊也開始有了不同的節奏變化。總之,他需要的一樣是耐心與技術,就能在隊伍與比賽中站穩腳步。

  所以當他發現他似乎喜歡蘇沐橙時,也是這樣打算的──為什麼?這種問題的答案,一定也會隨時間水落而出。

  將時間倒退回前幾天,當時將指甲油禮盒當作情人節禮物送出,莫凡還只是真心認為,只是因為這能配得上蘇沐橙,所以他送。可是當天晚上就看見蘇沐橙樂得將十根指頭擦上不同顏色,莫凡竟也被傳染一樣,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她總是這麼有活力。平時看似無謂的笑容,坦率對待身邊每一個人。碰上不喜歡的事情會噘嘴,遇到不喜歡的人會笑得更加燦爛。莫凡沒有見過蘇沐橙真正不開心的時候,好像於她而言,能夠待在葉修身邊、隊伍裡頭,就是天大的好事。

  莫凡捏緊鼠標,但一點都沒有移動到視角。

  葉修身邊。這是他今天醒來之後想到的一件事,導致莫凡一早就站在樓梯口,恨不得瞪死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

  其實對於葉修和蘇沐橙的關係,興欣都知道那幾乎是比血緣更牢靠的親情。可是莫凡想著,真沒道理蘇沐橙對葉修笑得特別純粹,對自己就不行,是吧?

  莫凡確實不擅長與人實際相處。可是他不是二愣子,不如說正因為對於感情太過敏感,於是厭惡,進而拒絕交流。對於喜歡蘇沐橙一事,在情人節那天就忽然有所意識,但首先的反應真是打算忍到恰當的時機,等有把握了再把人給搶過來,牢牢綁著。

  可是蘇沐橙就是這樣,摸不透她的。

  任何一個對手都曾經以為,已經把眼前的一葉之秋徹底壓制,卻被不知道何時攀到高處的沐雨橙風狙擊,轟得一蹋糊塗;當大家覺得莫凡這人根本沒救了,她卻只是用一個招呼開始,便又淡淡看起電視劇。

  莫凡被她牽著走,老在想這女人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於是當那晚見著蘇沐橙百般信任似、仰頭笑咪咪道謝,露出毫無防備的頸線與臉龐,莫凡還是出手了。

  機會在眼前,根本是反射性動作。

  他的告白其實有些蒼白無力,但是過多的花招在蘇沐橙面前也不會加分。莫凡自己沒想清楚,到底是期待蘇沐橙答應還是怎麼著?所以被表明她於他沒有男女之間的心思時,莫凡並沒有多麼失落。

  是直到隔天才慢半拍湧上不解。

  說到底不過就是次失敗的告白,不是嗎?莫凡想著,他從來不知道蘇沐橙的想法、當然也不會清楚她是怎麼看他;他自己也對於交往沒有任何概念或想像,只是順勢而為;甚至在喜歡的程度上面,他現在才發現要是蘇沐橙問起他喜歡她的哪一點……莫凡簡直要冒起冷汗,因為他一個字都憋不出來。

  彆扭至極的喜歡,莫凡自己都說不清楚是怎麼回事。難道現在要懷疑起自己為什麼對這女人上心嗎?可是、可是──

  「咦?莫凡,裝備你不撿?」蘇沐橙的手指闖入莫凡的視線內,卻沒擋住白莫的視野。

  莫凡連忙往螢幕上看去,戰鬥早就結束,留在原地的橙裝有一個,天上掉下來的肉餅卻沒在第一時間被回收。莫凡覺著開口謝謝提醒也很尷尬,何況現在也沒膽直接去看蘇沐橙的臉,到底會有什麼玩味兒的表情。慌忙操縱起白莫,卻感覺到頭上一重,有個人硬生生壓上來。

  「呦、橙裝,收穫不錯啊莫凡。不過你怎麼愣著半天不動?被蘇姐姐看到呆了?」

  「蘇姐姐啊?方銳你還真是越來越會說話了?」蘇沐橙笑著掐了一把方銳。

  不錯,能這樣毫不客氣壓上莫凡的還真只有同寢室的方銳。他直接討饒,「蘇大美女,下手輕點。」

  「你叫我聲隊長會更適合一點。」

  「遵命,蘇隊。」方銳眨著眼,立刻報上。

  莫凡發現他對那個裝備已經一點興趣都沒有了。退出遊戲、鍵盤一推,皺著眉挪開方銳到底來幹嘛的手,匆匆掃一眼蘇沐橙便直接上樓回房。對於這種笑鬧的現場,他現在一秒鐘都不想多待。

  於是他眼裡只剩下一晃而過的譏諷微笑,明明不是針對莫凡,他卻覺得扎在心上。

 

  Step4 這時候會需要一個神助攻

 

  方銳躺在床上翹著腳,難得覺得待在這房間裡挺不安的。

  認真說來,莫凡是個好室友。在房間裡幾乎不會發出聲響,連方銳有時候看些漫畫或刷微博,發出一串爆笑時,莫凡也不會投去一眼。生活習慣更是沒得挑剔,或者說,方銳自從在葉修與魏琛的房間踩到兩次髒襪子、外加呼吸不能之後,他真心覺得莫凡是中國好室友。

  不過一切恐怕到今天都到頭了。他假裝專心刷著他的黃金右手Tag,但實則分心看著滿屋子繞圈圈的莫凡。從他回到房間開始,就看著莫凡想進去浴室洗澡,卻一下忘了帶衣服、一下又沒拿浴巾;好不容易出來也沒太認真擦頭髮,一會兒翻了幾下方銳的漫畫(這真的差點嚇壞他),一會兒又躺到床上動也不動。

  方銳自覺他是該關心一下對方的。但不就是平時疏於交流嗎?太滿意對方的表現反而就不會去打交道了,現在如果主動問問是否需要方銳大大愛的談心,不知道會不會被丟一頭毛巾?

  結果沒需要他糾結太久,方銳就發現莫凡新一輪的世界奇觀。

  因為他乾脆站到了方銳床邊,讓人從頭到腳掃視一遍之後,開口就是毫不留情的大招。

  「出門。」

  「出門?」方銳忍不住重複,他現在已經完全把手機放下了。「小莫凡你要出門啊?」

  「你……和我出門。」莫凡說。而且非常清晰。

  這真的太不對勁了,方銳自覺他是非得出門一趟不可了,雖然現在只穿條褲衩、外頭還黑抹抹一片。可是莫凡這一輩子說不定就這麼一次請求?方銳忽覺自己任重而道遠,乾脆沒再問下去,跳起來套上衣褲,就勾著莫凡的肩膀。

  「走著,我們就出門。不過莫凡你想去哪啊?」但願不是去買醉,方銳想著,再怎麼不對勁應該也不至於離譜至此?

  還好,莫凡又開始恢復悶不吭聲的狀態,僅以步伐方向,帶著這個平時除了睡覺根本就沒有太多交流的室友。

 

 

  最後他們走進的是距離上林苑最近的便利店。方銳吹著有點冷過頭的空調,心想這世界上可能真的只有蘇沐橙能跟莫凡交流吧。

  本來就是陪人出來,方銳隨便拿著一罐易開瓶把玩,眼神瞥著旁邊的莫凡,頭低得可以,都不曉得是真看著飲料架、還是自己的鞋尖。面對這麼尷尬的情況,方銳不是不能解套,只是思忖著莫凡是不是真需要他開口說話。

  有人說吧,心情不好需要人陪,其實就是奢求那一點陪伴的溫度,而不是什麼多餘的安慰。局外人的三言兩語都太沒有重量了,甚至聽著還難受──問題是需要他人的時候,誰是去討難受的?

  何況莫凡本來就不太容易喜怒形於色,這就更難捉摸了。

  「莫凡……」方銳先試著叫一聲,然後得到莫凡抬頭幾公分的成就。

  方銳放下飲料,手肘再次靠上莫凡的肩,而莫凡感覺到重量微微壓上,不禁皺眉。他試著想開口叫人拿開,但是方銳隨即而來的問題,卻叫他啞口無言。

  「都出來了就說點話嘛,不然我們出門幹啥呢?怎麼著,是又被葉修打爆了?還是你沒撿到那個橙裝太難過?要不就是蘇妹子不喜歡你送的指甲油?我看不像啊──她不都用了?」

  方銳故意推了推根本就不存在的空氣眼鏡,「我知道了,根據我真誠的雙眼一看就知道有貓膩。我繼續猜啊,你和蘇妹子──」

  看了就知道有問題還需要猜嗎?莫凡想著這人還是這麼不正經,嘴上說話總是滑不溜丟,連想要套話、勸說都是這副模樣。不過他之所以要拉著方銳出門,只是下意識覺得或許和那麼多人交際的他,能看清楚他的問題。

  ……但問題是莫凡又一句話都不想說。

  如此尷尬又矛盾的心境,攪得莫凡心煩意亂,連帶著方銳後半句出口時,他又一次反常,瞪了方銳一眼。

  「告白了?」

  方銳被瞪之後,也覺得他說得這句話真是活該被瞪。

  興欣的大家都能看出來莫凡對蘇沐橙有點意思。他們這支草根出身的戰隊,其實隊裡規矩真的沒有明文規定過、噢、不許抽菸例外,這被陳果放大輸出貼到牆上了。也就是說,隊內戀愛並不是什麼要不得的事。

  可問題是,這事要發生還真有點難度。別說大家天天訓練和比賽,二十四小時裡將近十八個小時朝夕相對,什麼面貌沒看過?再加上男多女少,要兩兩配對可不容易,說來說去也是為什麼電競選手多半沒有對象,落得整天被家人催去相親。這種抱怨三不五時就能在QQ群裡看見,方銳可有經驗了。

  於是莫凡和蘇沐橙這事,大家雖然看著覺得好玩,但誰也沒打算去推誰一把。感情不是兒戲,最重要的還是當事人的意願。雖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莫凡的眼神是代表著,他真跟蘇沐橙告白了。卻也間接證明,的確是和那位女隊長有很大的關係。

  方銳自己也不是什麼戀愛專家,他揉揉鼻子,又再拍拍莫凡,「女孩子嘛,追不到就繼續努力,失敗也沒什麼大不了。而且你看……」

  「我告白了。」

  「臥曹還真的?!」收回前言,方銳發現真的聽見當事人這麼說,吃驚還是遠遠大過於看戲的心情。

  「但也被拒絕了。」莫凡冷冷拋出結果,終於伸手去碰了碰飲料架上的罐子,好像這時候才想到他們仍在便利店裡。

  「那就是真失敗了。你今天整天怪怪的就是因為這個?不過我看蘇妹子態度挺正常的,你也不算虧。」方銳說得誠懇,比起告白被拒之後連朋友都做不了,起碼現在他們還能像是好隊友,繼續為了勝負努力。

  「嗯。」輕哼著,莫凡想,可他不喜歡不虧啊。拾荒雖然有賺有賠,可他還是幾乎都是得利的一方。

  「可是男人嘛,就這樣放棄也不大好。」方銳思索著,他作為人生的前輩應該要多給點意見,可是拖拉到現在也差不多是極限了,畢竟除了莫凡喜歡蘇沐橙這點可以肯定之外,對於他們之間的事情,方銳是一概不知的。

  無從下手的他,這時候還是忍不住要虧人幾句,「我說莫凡,你找我出來就是要說這個?那就該多說話,你屁都不放的是要我怎麼開導你是吧?」

  莫凡拿起一罐啤酒,塞到方銳手裡。「說什麼?你已經知道告白的事了。」

  這倒也是。方銳覺得手裡的啤酒出乎意料的沉重,也不曉得是不是莫凡的低氣壓傳到他這兒來。「不然就說說你接下來想要怎麼做?放棄不大男人啊,說不定她就等你追她?不過要是過頭了影響訓練也不好,這──」

  「算了。」

  莫凡自己也拿著一罐水果口味的啤酒。他不太會喝,這已經在興欣去年奪冠的慶功宴上確認過。除了榮耀,他好像真的沒有太多擅長的事情。雖然腦中總是有很多想法或反饋,可終究是連出口都不願。

  從確認喜歡到失去希望,不過五天的時間。裝備可以蹲點等著、大神可以賽場殺著、偏偏感情的掉落機率是種未知。莫凡終於意識到莽撞出手糟糕透頂,而這明明在遊戲裡是最明白的一件事。

  所以他看著方銳,覺得他說再多大概都沒有用。果然找人出來,就只是想要有誰和他一起開罐啤酒,吞下不擅長。

  「算了,我不追。」

  不是他沒那麼喜歡蘇沐橙。而是他覺得沒有頭緒,也看不到機會。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