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Life With You.

如果能夠有__,我能過得很好。

要是只能填上一個名字,你願意寫下___嗎?

 

  Step1 需要一個開始

 

  一年裡有許多節日,而這些特殊性質的日子一直都是很好的藉口──送禮或表達心意的藉口。做為公眾人物,原本只屬於家人與朋友的生日,自然而然也會成為眾多粉絲的藉口之一。放在電競當中也不例外,畢竟多數為其著迷的人們,年齡群還是偏小的。於是這顯得盲目機率更高一些,最後導致的結果便是各大俱樂部要忙碌的日子必須多出幾天。

  特別是剛剛處理完情人節禮物攻勢的興欣戰隊,蘇沐橙的生日來得實在是又快又急。二月十八日,水瓶座,蘇沐橙笑咪咪地從上林苑二樓下來時,頂著壽星光環看著眼前放滿桌子的禮物。

  這裡多半是粉絲的心意,而從其他選手那裡的包裹則已經另行處理,蘇沐橙一轉頭就能看到休息用沙發上,扔著幾個形狀不一的禮物。不過沒等她邁開步伐偏頭瞧瞧寄件人有誰,眼前就先迸開紙屑與亮片,一個拉炮迎頭炸開、驚得她忍不住小小尖叫。

  「沐橙生日快樂!」是陳果,她叫得可大聲了,後頭接二連三冒出頭的興欣隊員們都比不上她一嗓門。蘇沐橙愣了會兒,她想起幾年前也這樣嚇過葉修呢,可惜最後手工拉炮是衝著陳果和葉秋拉的。這是什麼有趣的巧合嗎?蘇沐橙邊想著就咯咯笑出聲,張開雙手擁抱了陳果。

  「謝謝呀,果果。」她也開始叫得親密了,還就著這樣的姿勢對其他隊友眨眨眼,「也謝謝你們。沒想到你們一早就給我慶祝生日。」

  「那必須的,老闆娘吵多少天了,不先慶祝今天還訓不訓練?」在世界邀請賽之後依然被家裡踢出來,現在繼續擔任興欣指導的葉修,叼著沒點燃的煙,「喏,生日禮物。」

  「葉修你行啊偷跑!」既然大家都在,那少不了魏琛和方銳搶著接話,至少現在是方銳率先抵制葉修......這送禮順序可跟說好得不一樣!魏琛一看對方不按牌理出牌,索性也拿出他和方銳擣鼓一晚上的禮物。

  「一百張跑腿卷,召喚專用駝獸葉修,嘿嘿。」

  「我去,你們倆搞什麼鬼!」葉修舉著菸慎重抗議。

  「老夫可是很認真的。」魏琛笑得可深沉,把一小疊紙張交給蘇沐橙,蘇沐橙看著上面歪扭的字跡和塗鴉,止不住悶笑。

  「我也是很認真的,看我真誠的──」

  「廢物點心你不必說話了,你們倆注意素質!」

  三個沒下限的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蘇沐橙那裡還管他們,轉頭就湊去陳果和唐柔旁邊,毫不客氣拆了第一份禮物。裡面是個女用皮夾,蘋果綠色,扣環的地方還鑲了顆鑽,大方又別緻。

  「看不出來那傢伙還挺會挑。」陳果評斷,「不過也沒看他出門過,哪時候買的?不會又是淘寶吧!」

  「應該不是。」唐柔拿起盒底的保證書,「這牌子只有店面銷售,我記得。」

  「連吊牌都沒拆......」陳果立刻收回一開始的稱讚,滿臉無語,「沐橙,你看看葉修對你生日一點誠意都沒有!」

  蘇沐橙倒是習慣,甚至在唐柔研究保證書那當口就瞭然,收好皮夾的同時也輕輕安撫陳果。「沒事,這真是他買的。我上次出門弄壞皮夾,他陪著我挑了一個還替我付錢,不過店裡沒貨,大概是最近才送來?」

  敢情還是當事者自己挑過的。陳果對這方式看來是大不滿意,轉頭想加入修理葉修的行列,留著唐柔在旁邊。不過換是收過各種禮物的唐柔,就挺欣賞這種禮物,至少蘇沐橙本人喜歡不是嗎?

  所以她也拿出一個小提袋,「我和果果一起買的,上次你說好用的牌子,這次新出了乳液,你試試?」

  蘇沐橙不算是熱衷於保養和化妝的女孩,但總歸是懂一些,所以看見唐柔手裡的東西,倒也感激。

  不過女孩子們這裡鬧騰著,一邊的男人們可也不輸。至少先不管葉修那裡的仇恨,這邊的小年輕三人組可也忙著。

  喬一帆、安文逸、羅輯,是一起買禮物合送的。本來嘛,禮物只要手一伸、說句生日快樂也就完了,但偏偏有個尚不在場的傢伙,昨晚摟著羅輯的脖子(大概是無意的),強力要求要等他一起送。

  那人是包子,此時此刻跑得不見人影。

  難怪今天早上就沒聽見強而有力的「老大早安大家早──」,小年輕們交頭接耳一番,還是沒決定到底等他或不等。

  所以蘇沐橙只能自己走來了,否則這慶生再耽誤下去,今天可就真像葉修所說,到底還訓練不訓練?

  喬一帆被推了出來,他也窘迫,看看左右兩邊以眼神示意他上的隊友,最後只好老實伸出手裡的盒子:「沐橙姐、這是我和文逸哥、羅輯哥一起送......

  「水瓶座生日快樂!」結果一個全聯盟排名前幾的身高竄出來,一頭金髮特別出眾,還有那嗓門也是叫人哭笑不得。

  蘇沐橙不得不先看向包子這是演哪齣,喬一帆那邊也只好先把盒子摟回懷裡,免得包子動作太大,撞飛了可不得了。

  可是包子的邏輯哪是常人能跟上,他懷裡抱著的超級大花束終於被瞧見,不先交給蘇沐橙,反而轉頭就衝著羅輯喊,「小弟你沒義氣!不是說要等我嗎!」

  那廂羅輯滿肚子苦水無法可吐,這廂蘇沐橙早被逗笑,反正包子也不會在意,她便首先伸手輕輕碰了碰花瓣,構成花束的主花是百合,也不在意上頭的花粉沾手。她想著,也不必要去問包子怎麼會送花,大概是猜測女孩子都愛花吧、總之送這種東西的確挺安全的──只要對方沒有花粉過敏症。

  蘇沐橙沒有,所以等到她終於看見包子記得要把花束給她時,早就挨個欣賞過盛開的花朵了。雖然這份保存期限短暫的禮物讓她手裡拿不下別的東西,但是他沒有忘記喬一帆那邊,方才是被打斷的。

  「一帆。」她叫,是和平日一樣柔和的眉眼,「你們剛剛要給我的是什麼?」

  蘇沐橙討得大方,和她這樣收放自如的女孩子相處總是輕鬆。喬一帆剛才還很擔心該怎麼插入包子和羅輯之間要鬧起來的節奏,轉頭求助於安文逸,卻只有他也沒辦法的苦笑。這下子鬆口氣,喬一帆連忙把盒子再次遞出去,「我們送的是立可拍。好像女孩子都很喜歡,我們看網上評價不錯就選了這個。沐橙姐,你和楚前輩或唐柔姐、老闆娘都可以一起拍的。」

  「啊、正好。」蘇沐橙是真的高興,招手讓安文逸替她拿著花束,歡歡喜喜接過立可拍的盒子,「云秀上次才跟我說想要呢。我下次見著她就去炫耀,謝謝你們。」

  到此刻還真是把眾人的禮物收遍,蘇沐橙把東西都集中到沙發那兒,想著晚上再把所有東西都慢慢挪回房間。現在可終於能夠大家一起去吃早餐,開始新一天的生活。這點無關乎生日,是日日都必經的過程。

  但陳果的一句話扭轉了走向。

  「咦?莫凡那小子怎麼又不見了?」

  第十一賽季,這是他們興欣的第二個賽季。從上一賽季奪冠之後,總是不吭聲的莫凡是有了不少變化,至少現在的存在感從死都不肯冒頭,升級為始終站在人群外圍。這至少讓他們一轉頭就能問問莫凡的想法,即使通常沒有很明確的回覆。

  可是像這樣連人影都沒有,坦白說是很久沒有過了。雖然蘇沐橙隨即想起,好像幾天前的情人節時,那人也是最後才登場。還帶著出乎意料的禮物,她一想到便低下頭,看著此刻染上櫻粉的指尖。

  也不曉得是不是某種全體的心靈感應,當大夥兒對於莫凡的出現與否有幾句議論時,二樓的其中一間房門打開,莫凡幾無聲響的步伐,帶著他下樓。

  遲來的莫凡也知道這樣多惹人注目,但是早就習慣隊友們注目禮的他,沒有伸手去拉衣領或下襬,試圖緩解不打算與人相處的緊張。因為今天的他,和其他人一樣,手裡也是有東西要送的。

  他揣得緊,走到蘇沐橙跟頭前才止住腳步,看見她穿著短靴子而他穿著帆布鞋。他們的身高差沒有多少,這讓莫凡一抬頭又是一次視線相撞,過於熟悉的場面讓他呼吸急促。不過還好,他沒有因此忘記他真正的目的。

  「生日快樂。」乍聽之下像是硬擠出來的四個字,從牙縫中迸出來顯得不卑不亢,只有莫凡舉起的手證實了他是真的在祝福人。

  蘇沐橙是一視同仁的,她給予每個人的感謝微笑都差不多,於莫凡也是,雖然一看見手裡接過的禮物真面目,倒是多了些忍俊不住。

  「瓜子?」唉呀,這跟方銳、魏琛的跑腿券的誠意感,是能夠相提並論了。

  葉修一看差點沒把菸噴出來,方銳更是毫不給室友面子的瘋狂大笑。他們都記得幾天前的情人節,莫凡送了一套指甲油禮盒,搞得大夥兒以為他這是要告白的節奏──結果這四天相安無事,什麼都沒發生。到了生日這天,莫凡也不準時出現,難保是不是有什麼驚喜大禮。

  結果就是一包和平時無二異的市售包裝瓜子,連口味都不見新。

  莫凡的雙頰發燙,他站在那裡自然是窘迫的。可是他無法開口解釋,想到要讓這麼一大群人聽懂就覺得麻煩,還得應付沒完沒了的問題......所以他和往常一樣,一張嘴閉得不能更緊。

  蘇沐橙還算好心,至少陳果是這麼沉痛地說你何必替莫凡說話。蘇沐橙擺擺手,還是表明,「莫凡前些天送過我很貴的禮物了,現在送瓜子挺好的啊。」

  指甲油貴不貴重?坦白說,得看心意了。不過大家都知道蘇沐橙現在是給莫凡台階下,再者壽星是她,她要是高興了,那也沒有誰可以說這份禮物如何如何。於是這幫選手現在總算是鬧完,互相吆喝著就要往網吧的訓練室去了。

  蘇沐橙捧著瓜子,跟上唐柔和陳果的腳步,三女說說笑笑,感情甚好。而莫凡落在最後面,負責關上大門的同時掃過沙發,上面的禮物滿到要滑落地面。

  現在時間,早上八點五十一分。蘇沐橙的生日才走過三分之一。

 

  Step2 還有突如其來的困難

 

  蘇沐橙外出並不需要跟誰報備。當然了,說是外出也不過是推開房門,然後偷偷在走廊邊探頭,看看底下已經變成休閒空間的區塊,是不是有誰在。

  不出她所料,由上而下的俯視角度,果真看見一顆黑不拉嘰的頭,埋在椅子裡動也不動,容易被誤以為這人坐著睡覺。但蘇沐橙知道不是。雖然沒有明確約定過,但她和莫凡有種不言而明的默契,在這個公共空間裡的夜半會面,是剛剛養成的新習慣。

  目前為止還沒遇過等不到人的情況,而且今天是特別的日子......蘇沐橙彎了彎嘴角,莫凡這人通常是沒有反應,但若要有,那便是驚天動地。

  所以她墊起腳尖如貓步,不出一點聲響地下樓想給人一個驚喜。可她這般調皮的想法大概是太沒創意,獨自在一樓的莫凡在蘇沐橙完全靠近前,便抬起頭直直地盯著對方,反而讓蘇沐橙嚇了一跳。

  她輕撫胸口,帶點半哀怨的口吻,「莫凡,突然抬頭看人是犯規啊。」

  莫凡哪裡知道這犯哪條規矩,不如說,他還對蘇沐橙的怪罪挺認真的。唰一下站起身,他捏緊拳頭,「生日快樂。」

  ──結果接了一句完全不對上句的下句。

  「白天不是說過了嗎?」蘇沐橙並不曉得莫凡還能耍什麼花槍,一邊提出自己的疑問,一邊拉開莫凡旁邊的椅子,想要坐下來和這男人隨意聊聊。結果她的動作凝滯,似是無法反應。

  她慣坐的位置上,多了一個鐵灰色的腰部靠墊。

  「坐。」他說。

  蘇沐橙沒那麼急,她臉上的驚喜沒藏,戳了戳有彈性的靠墊,「你哪時候買的?正好啊,我一直覺得坐著挺累的,能不能拿去訓練室那邊用?」

  莫凡這人說話也和行動一樣精準,挑著最後一個問題回答,「可以。你喜歡就好。」

  「當然喜歡。」蘇沐橙對著莫凡笑咪咪的,「我試用看看?」

  莫凡點頭,走到了椅子後頭又拉開一些,明擺著是請人快點坐下。蘇沐橙從善如流,向後坐下並靠上是一氣呵成,欣喜的摸了摸靠墊,曲線符合人體工學,柔韌度也好得可以隨動作調整。這種東西可不會便宜到哪裡去,蘇沐橙想著莫凡是夠用心,一抬頭想到人還站在後面,便持續仰著頸子,看著不知所措的莫凡。

  「謝謝,我真的好喜歡。」頸部肌肉繃緊,讓話音有些些氣息滲入而顯得不清。但是蘇沐橙從這角度看著莫凡,竟發現那人的雙眼意外透徹。可以直接就看到眼底,還真是個過去沒發現的好角度。

  不過仰頭過久會讓血液逆流,從而導致缺氧,蘇沐橙感到臉頰開始發燙,也差不多要回正姿勢時,卻忽然有股冰涼蹭上臉頰。

  這裡幾無燈光。蘇沐橙發現他除了莫凡的雙眼竟什麼都沒能再注意到。

  「怎麼了?」蘇沐橙問,更嘶啞了,可她知道就是完全不發話,好像也沒辦法阻止莫凡的反常。

  莫凡倒是沒有更多動作,只在嚥了口口水之後,繼續用手指輕點著蘇沐橙的臉。

  放任下去可不行。蘇沐橙伸手拿開莫凡的手,力道不大,輕易便能回正姿勢以及回首。她總覺得莫凡還要說點什麼,可是看他彆扭了好一陣子,似乎還是沒能醞釀出三言兩語。「莫凡,是不是想說什麼?」

  蘇沐橙覺得她就是不斷地拋出問句。想想之前她都算是執意做事,看到莫凡就打個招呼、分點零食,起先的態度一視同仁,直到前些日子才開始慢慢為對方多留一點心眼。現在的問句像是一種引誘,誘導莫凡再上前一點。

  可她沒意料到忍者若是現身,那必是拿出最狠絕的大招。

  「蘇沐橙。」

  「嗯?」

  「我喜歡你。」

  「啊、謝謝。」蘇沐橙笑了笑,起身正對著莫凡,倒像是萬分認真。「我也很喜歡莫凡喔,興欣的大家都是。」

  「不是、我是說、」

  「但我還沒有交往的打算,所以要跟你說抱歉了。」

  莫凡也忘了槍砲師可是槍系中火力最重的一位。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