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甜文 相信我(???)

06.

 

  第十賽季常規賽第一輪,輪迴主場對上興欣戰隊。

  孫翔發現他沒有想像中激動。至少不像接下一葉之秋那個夜晚,簡直要嚎叫出血來了。一眼掃過本季登記的選手名單,定定停在葉修二字上。

  葉秋。葉修。

  名字不重要,人對就好。孫翔握緊拳頭沒多說話,就想著,拼盡全力,其他不需要再說。

  融入輪迴體系的速度很快,孫翔自己都沒能說清楚是怎麼回事。一轉眼他就已經站在一槍穿雲的前頭,披荊斬棘,待至雙手抽離鍵盤鼠標,才看見隔壁的周澤楷對他笑了笑。

  「噁心。」孫翔努嘴,但一點都不討厭這樣的訓練。

  由於十場比賽在各地展開,聯盟並不舉辦什麼開幕式,一般來說的習慣是讓各地主場多妝點妝點,主持人也多引介幾句,轉播方再補充一些,基本就差不多了。當孫翔自選手通道走向舞台,面對著滿室喝采,才恍然想起這是他第一次以主場方參與開幕第一戰。多熱鬧,底下黑壓壓的一片都是支持者,孫翔就是掉下去了都有數層人肉肉墊接著。

  怎麼樣都摔不死他。所以他沒道理跌在葉修這坎上。

  與輪迴眾人坐上選手席,孫翔抱臂翹起二郎腿,盯著電子看板就想知道興欣第一人會是誰上場。當然了、是誰都不會對上他,孫翔這次可是擂台賽的前鋒。

  第一場比賽通常是安排去年的冠軍隊,對上新入聯盟的隊伍。今年惡作劇一般把興欣而非神奇留給了輪迴,要說鬆懈不至於,但整體氣氛還是輕鬆有彈性的。孫翔看一眼斜前方的方明華,和江波濤兩人對出戰選手說了幾句,眉眼間都是笑的,又不是輕敵。

  這就是他在輪迴裡面所感受到的強大。

  於是輪到孫翔出場時,他沒有頭也不回地便走。起身,繞到前排,轉身,居高而下看著隊長、副隊長、還有外人不會知其重要性的老牌牧師。

  這是尊重的第一步。

  「看你的了。」結果,是周澤楷說了這句話。

  其實也不算是他說的,男人的聲線挺低沉,才說完就見江波濤與方明華雙雙拍上他的肩頭,鼓勵一樣說著小周說得對。然後孫翔看著周澤楷用眼睛一樣能笑,就知道這分明是某種策略,讓新人感受一下輪迴之愛。

  孫翔點頭,沒那麼多時間耽擱,拾階而上並走入封閉的選手席,他才釋放心裡的一點感慨。

  肖時欽的生靈滅,在挑戰賽上被轟殺出去之時,最後留下的也是這麼一句。

  要說孫翔念念不忘嗎?也不是,劈哩啪啦敲響鍵盤,場上兩個戰鬥法師相拼,哪裡有一點對於往事的眷戀。

  只是想起來而已,又不算什麼。

  再說當然要看他的了──孫翔幾乎一挑二下場時,昂首,不失本色。

 

  最後的結果是漂亮的100

  輪迴與興欣眾人在通道錯身時,孫翔翻翻白眼,惱著葉修這人還是這麼叫人心情複雜。

  一直到出席記者會時,孫翔才又發現,他還是沒辦法和葉修切割乾淨。

  並不是有誰又拿他當年的事蹟大作文章了。台下問的全是加入輪迴的感想和適應問題,孫翔盡可能態度自然的回答,可心裡又忙著整理思緒,他發現自己的思考長進不少。

  說穿了一直在比較的都是孫翔本人。

  他笑過葉修老、該退役,仗著自己年輕有本錢,一闖又闖,即使失敗也能站起,而不是如葉修被驅逐出境。可是他真真是遺忘了,若沒有人看好他的年輕能爭氣,他再怎麼當打也不會被重用。

  再把這比較問題挪到現在,新一代榮耀第一人是周澤楷無庸置疑,可孫翔一點都沒有頂掉這人的意思。絕非因為神槍手和戰鬥法師不同職業系,更多的是孫翔發現他才不想和這人比。

  他就這麼在記者會上發現,目標和搭檔,原來是兩樣情。

 

  「明天早上復盤,沒人能遲到。」江波濤笑咪咪說著,輪迴眾嘴上胡說著好,下一秒又都勾肩搭背,嚷著要吃夜宵。

  孫翔特高挑的身材在裡頭出眾,但不出頭,他沒缺席,一起去了。

  只是在等著小菜上桌前滑一下手機,再次更新後看著兩條微博並列,心想這刷新時間有夠怪的。不過都是好消息,那就別介意微博被其他人壓在頭上吧。

 

@雷霆戰隊_榮耀電子競技:今晚對戰賀武,7:3。謝謝賀武戰隊的選手帶來精彩的比賽,發揮不錯。也謝謝粉絲們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開幕第一戰,勝![圖片][圖片][圖片]

@孫翔_輪迴:贏了吃飯[圖片]

 

07.

 

  向晚,肖時欽在訓練室的白板上重新整理此次的重點策略,才發現他一如既往地寫到底端,沒有位置了。而旁邊一排是積分排名的部分,各戰隊的牌子做成磁條,隨著排名移動,後面的數字也一改再改。

  在空無一人只電腦兩排的訓練室裡,無法繼續書寫的他望著表格發愣。

  用不著研究,因為他想要先將這一刻盡收眼底並烙在心上,走到哪裡都要提醒自己,雷霆可以襯上這個數字。並且,有一天會更靠前。

  現時為12/4,隔天便要飛往呼嘯主場,後天比賽,第十四輪呀──轉眼就到,用日子過得飛快來形容都嫌老土。還好,分分秒秒成為分數,肖時欽手裡還拿著紅色白板筆,筆蓋頂著板面,從最底下一路往上爬,攀登輕易。

  直到第三位,才見雷霆的大名。

  後頭的積分是90,肖時欽親手寫的,排名第二的藍雨同樣是90分。第十三輪比賽的隔天進行復盤時,大夥兒還打趣著要不是拼音順序哪會被擺在第三格,咱大雷霆是有資格放第二格的!

  「隊長,我們換過來吧!自己人看了高興嘛!」最大聲說話的還是那個敢說敢做的戴妍婍。

  肖時欽面對胡鬧也沒有板著臉,他同大夥兒一樣都想這樣做。可是這表格的意義是用來提醒季後賽的名額有沒有自家,真不能胡搞一氣。所以最後意見駁回,雷霆的磁條老實擺在第三格中。

  第三。

  入隊以來他們拿過這麼高的名次嗎?

  當然這還只是常規賽中呢,別說是最後階段如何,真正重要的還是進入季後賽力拼總冠軍。但一時的滿足仍然盈滿心頭,肖時欽再看看旁邊密密麻麻的策略,得意之心油然而生。

  雷霆終於不一樣了,就因為他願意相信同伴,就因為此。

  放下白板筆,肖時欽覺著剩下的部分沒寫也罷,可指尖沒能移轉,咕嚕嚕又挪上表格內,親手觸著雷霆的名字。

  只有一個人在此,他不會移動磁條。

  「我們要一起爬上第一位,爬上冠軍。」肖時欽對著空氣說話,卻充滿力度,要把周遭都拆吃入腹。

  有了這樣的信念,下一輪要面對強勢新生代主導的呼嘯?

  肖時欽才不怕,戰術如電子眼,絕對盯死對方每一個動向。

 

  離開訓練室時被燃起的鬥志依然高昂,於是步下樓梯撞見迎面走來的米修遠時,肖時欽不只打招呼,還連人都打量起來。

  米修遠是本賽季才拉拔為正式隊員的選手,暑休時已與眾人一同訓練,但本賽季目前為止仍坐冷板凳,不曾成為首發名單。職業是刺客……等等,肖時欽搖頭,他總是下意識一見到人就把資料一股腦搬出來,好在都放在心理而已。

  但印象裡這也是個挺羞怯的孩子。

  米修遠懷裡抱著一個包裹,挺大的,雙手沿著作為主體的紙箱子側面抱住,乍看之下還有好一部份力是靠著腹部向前挺著。

  「修遠,你這樣不好走路吧?」肖時欽一直沒有多少隊長架子,直接就動手幫忙了。

  「隊、隊長!」包裹沒擋住視線,他差不多和肖時欽同時發現對方。但遠遠地就打起招呼也很怪,才會導致箱子被人幫忙搬去,他才哆嗦點頭喊著。

  哎,這好不容易才褪下成為職業選手的緊張,怎麼一喊又像是怕上了?肖時欽苦笑,分不出手拍拍對方,只得又問,「你買什麼呢這麼大一箱?我幫你搬回房間?」

  「隊長等等!」米修遠猛搖頭,他個頭還有些小,肖時欽抱著箱子讓他指不大準箱上的快遞單位置,「這其實是您的。剛才下來,收發那邊讓我跟您說有包裹。我想就直接幫隊長拿上樓,所以……」

  「跟我說一聲就好了,何必給自己找事做?」都不知道怎麼說人才好,肖時欽一邊說著又看看寄件處,「嗯,是我淘寶網購的東西。」

  「隊長,是我自願做的。您訓練後還待在訓練室整理資料,連下來吃飯都比別人晚,收發那邊下班了,您就明天才能拿到包裹。」米修遠試著解釋,「如果隊長不喜歡代收,我下次就不、」

  「修遠。」肖時欽打斷,不過首先是把包裹放下,拿著說話實在太累人。

  「是!」米修遠只差沒有立正敬禮了。

  「我問你,我是誰?」

  「隊長……呃、肖時欽隊長。」這難道是陷阱題不成?小心謹慎的還是補上了名字,米修遠摸不著頭腦,究竟肖時欽想說什麼?

  「對,我是雷霆的隊長。」肖時欽微微一笑,每一次他這樣笑著,鏡片後的眼都會微微瞇起來,讓整張臉都呈現柔和的線條,和藹又親切。「所以當我給予指令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遵照指令!」

  「如果我沒有給呢?」

  「自己判斷形勢。」米修遠是新人不假,但也不是訓練營新生。

  「那麼,不論比賽場上或平時訓練,甚至是休息時間,你也會這麼做?」

  「當然啊、您是隊長!」這算什麼?忠誠心考驗?米修遠飛快想過自己十幾輪比賽下來,雖然沒能上場,但應該也沒做過什麼不應該的事?

  「這不就有結論了。」結果在米修遠往更遠的地方想去之前,肖時欽看似愉快地搭上對方的肩,「我沒叫你幫我代收,你自己判斷而做出決定,是為了讓我早點拿到東西。這是好事,你不需要這麼小心翼翼或是懷疑自己。雷霆需要的是對自己有自信、對隊伍有信心的人。你是嗎?」

  米修遠點頭,即使還未摸清肖時欽真正的意思,「是!」

  「嗯,我相信你是,因為你現在是雷霆的一員。」肖時欽看著眼前小身板的選手,即使還不是當家,但肯定也會有發光的一天。所以他趁此機會說說,大概不算太過份?

 

  「個人賽首發對葉修前輩,敢嗎?」

 

  米修遠知道隊長不會開玩笑。

  要說他是因為新人什麼都不懂,所以無條件信任隊長嗎?也不是。

  他加入訓練營的那一年,是肖時欽離開雷霆的前一年。他離開訓練營那一天,接他的也不是肖時欽,是副隊長方學才。實話說,米修遠的偶像是方學才,可是親眼看到肖時欽時,他覺得眼前高瘦的眼鏡男子,果然是隊長。

  舉手投足都穩重,雖然少數時候會被捕捉到憨厚又脫線的失誤,但是如凡人一樣可親,一點都不高高在上。讓人打從心底想聽他說話,順著指尖出去的決心是為了完成他的指令。儘管要習慣頻道不斷跳出細碎又密麻的「生靈滅說:」,米修遠還是覺得,肖時欽是真心實意地與他們一起作戰。

  當然不是說其他戰隊的隊長就不可一世了,只是肖時欽這氣質是他們都沒有的。

  何況,方學才和肖時欽是好友。(不過米修遠私底下一點都不承認這是原因之一,聽來貶低偶像又貶低隊長。)

  無論如何,就算兩個人站在樓梯邊擋路,中間還隔著大箱子,米修遠依然確定,肖時欽是真的會讓他的眼前站著葉修,那位榮耀中的大神。

 

  「敢!」

  「一定會輸。」

  「不怕!」

  「第十六輪你可以上場,葉修前輩是你的對手,修遠。」

 

  肖時欽沒給米修遠太多時間恍惚,彎下身抱起紙箱,東西挺重,這少年是真心誠意想幫隊長個忙。

  肖時欽也要讓少年幫隊伍個忙。要成長,然後讓雷霆的個人實力更強。

  「好了,還有最後一個命令。」

  「呃、是、隊長請說!」米修遠回過神,還沒從興奮中回神,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一樣。

  「隊長不能讓隊員餓肚子。」肖時欽清嗓,這次故作嚴肅,「米修遠,馬上去吃飯!」

  「噗……遵命!」米修遠沒忍住笑,最後連忙摀住嘴,一溜煙跑進食堂。

  肖時欽看著,直到人影消失,才跟著笑出來。

 

08.

 

  肖時欽拿著小刀把紙箱封條割開,裡頭的東西著實不少。兩件新添的冬衣在最上頭,他先拿出來攤平了堆床上,免得起皺;底下有半箱是新書,另外一半則是兩個獨成一盒的「玩具」。

  肖時欽把佔積不小的盒子拿起,這樣的「玩具」他有很多。這一次買得是自組的雙反相機,他向來喜歡自己把零碎的東西組合到一塊兒,或是囤積不少特殊的日常用品。選擇槍手系的機械師固然有部分是因為親切感,但其實吧現實裡的肖時欽,要說喜歡機械只能算一半。

  他喜歡的是零件。

  具體的例子是買了一堆乍看無用功的東西,但是全都能夠幫助生活更簡便,就像是適當的零件在對的時候放在對的位置,可以讓機械運作或更有效率。比起成品他更喜歡組裝與比對的過程,所以拼裝類的玩具他多半是組合好了,轉頭便送人。

  不過這次的相機他買了兩個。

  光學相機只要知道原理,自己也能打造一個,為求方便直接買現成的零件玩玩,但是在下訂單之前他習慣謹慎思考,所以就先把淘寶網頁關了。

  那是前兩天的事,他回憶。手裡還端著兩盒子。

  肖時欽接著打開微博,一般來說選手用的微博統稱為大號或是主號,總之是種形象管道,和粉絲小至親切問候大至胡鬧一下都行,但是比較容易抵損個人與戰隊形象的事兒,堅決不能往上面放。於是再申請第二個私人用的號,就叫做小號,如張奇那天想宣洩時就是如此──喔對,肖時欽挪動鼠標時想著要再多注意這個隊員的情緒。

  總之,稍微在主號上面分享自己的購物心得與考慮,應該是還行……他準備敲些字,但下方智能排序後最熱門的微博被頂在上方,肖時欽餘光瞥見,而後正眼望去。

  大號基本只追蹤其他職業選手,所以消息也都來自他們。接著肖時欽怔住,唉呀一聲抿在唇邊要吐不吐,因為這實在是難以拿捏怎麼樣的反應才算恰當。

 

@孫翔_輪迴#生日#謝謝大家祝我生日快樂,謝謝輪迴戰隊,我會繼續努力[圖片][圖片]

 

  肖時欽覺得信息量特別大。

  他並不愛用這些平台,多是為了經營形象才使用主號,所以在時效內看見生日微博,這首先是第一巧事:看到日期他就想起了,今天的確是孫翔生日,在嘉世時全隊都幫孫翔慶祝過。

  再來,看看孫翔這一用詞遣字,很普通,但也相當謙虛內斂。如果不是孫翔的微博數太多,肖時欽都想把這人上一年的生日微博翻出來比對了。

  最後,看到圖片兩張,前一是孫翔被粉絲送來的禮物包圍,後一是全隊為孫翔送上蛋糕的一幕。同樣的照片在輪迴戰隊的官方微博上也有,肖時欽很快便找到,卻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舉動是為了什麼。

 

@肖時欽_雷霆:生日快樂

 

  先補上這句,然,也說不出更多。在他轉發之前已有好多輪迴以外的選手機械式說了一樣的生日快樂四字,冰冰冷冷,超出這字數的多是垃圾話。

  這有些現實地體現孫翔的人緣多差。好在也不是完全死在谷底,肖時欽點頭。

  接著他把頁面拉回最上方,雙手放上鍵盤,如秋風掃落葉一般速度發出原本預計好的內容,回頭去淘寶結帳。

  數量為二。

 

@肖時欽_雷霆:最近想買這個來組裝看看,有人買過類似的嗎?歡迎分享經驗或是成品,也許全明星周末可以拿這個拍拍台下[連結]

 

09.

 

  第十四輪戰罷,輪迴帶著又一個十比零回到休息室。勝方都是後開記者會,周澤楷思索好久才點了江波濤與孫翔一起出席,孫翔窩在角落沙發,隨意點個下巴就當是知道的表現。

  茶几上放著幾本雜誌與報紙,門旁則有電視,休息室內盡可能備好選手可用來放鬆或消遣的東西,但通常沒什麼人搭理。賽前要集中精神,賽後輸則檢討贏則歡喜,鮮少會用到這些主辦方的好意。

  但今晚實在無趣了一點,孫翔做完手操就抄起桌上的電子競技周報,每周雙刊,故此刻擱著的一份雖是新一期,但也是前天的舊聞了。跳過部分其他遊戲的報導,低垂視線的孫翔掃過榮耀版面。

  禮拜六是比賽日,故而禮拜一的報導內容便是針對比賽結果與表現來點評;到了禮拜四則會針對上一輪比賽的重點對象進行採訪,還有對下一輪比賽的預測。

  孫翔此刻再看,輪迴對義斬一點都不新鮮的壓倒性比賽,在時效已過的周報上,只是幾句帶過,略寫著輪迴這賽季能夠拿下幾個完勝而已。

  媒體真無聊,他嗤笑,不論選手表現如何,總是有話能說。

  再往下一頁翻去,是兩位選手的專訪,分別是在第十三輪成功打下煙雨的虛空隊長李軒,由於第十四輪即將對戰興欣,故被電競之家重點訪問了一下。再來還有一位也是隊長,雷霆肖時欽。本賽季的雷霆截至目前,團隊賽十二勝一敗,吸睛程度只略遜葉修的連勝一籌。

  成績夠亮眼了,群眾便會好奇,那麼記者揪著上去一陣採訪也屬正常。孫翔沒興趣把這半頁的一問一答都看完,直接就跳到最後一個問題上,通常會是一個總結──好說他也是經常被訪問的人,清楚得很。

  上頭先是記者問:大家最好奇的問題,就擺在最後壓軸了。請肖隊長最後告訴榮耀迷們,雷霆的團隊賽幾乎無往不利的祕訣是?

  隔行,肖時欽答:相信自己。

  孫翔抬頭,隊員們都在打發時間,挑了坐在隔壁的杜明,手肘輕輕一拐子過去,「喂,雷霆對呼嘯的結果出來沒有?」

  「不知道,今天轉播是他們吧?開電視看啊。」杜明也不解孫翔怎麼就關心起來了,但友好地幫著吆喝,「呂泊遠同志,開電視!」

  「叫小狗呢你,叫這麼順。」被指使的呂泊遠還是拿起桌上的遙控器,開了電視轉到直播頻道。

  「狗沒你聰明,可不會轉台。」杜明一臉誠摯。

  「沒人要你認真計較垃圾話!」

  眼看呂泊遠和杜明這對活寶又要開始隔空對嗆,方明華往中間一站,江波濤苦笑搖手,這才勉強壓下來。

  「46。」周澤楷話少,通常在輪迴的混亂畫風中都是補刀者,而今沒湊入,就幫著孫翔報了下比數。可能是個人賽或團體賽拖延到,螢幕上是剛結束比賽的場面,兩方正在場上握手致意。

  「46雷霆勝?這比數是團隊賽被反超嗎?」江波濤先是聚精會神想聽聽主持人潘林是否有做總結,但畫面迅速又被拉開。

  接著就看見呼嘯隊長唐昊,在回到選手席時一腳踢飛地上的礦泉水瓶。

  輪迴眾人毫不掩飾的一聲「哇喔」,鏡頭轉開,是潘林苦笑著勸說觀眾這是不良示範,千萬別學習。

  「呼嘯的狀態越來越差了。」方明華說起顯而易見的事實,但江波濤更注意選手個人,「唐昊這脾氣從以下剋上那陣子之後,一直沒收斂。這是主要原因,是吧小周?」

  「嗯。」周澤楷也習慣了江波濤事事過問隊長,儘管有時聽來像是故意帶著隊長玩一樣。周澤楷抬頭,不再垂著眼讓長睫於眼下落著陰影,看了看輪迴所有人,才又微笑。

  「我們,不會。」

  「當然不會了。」吳啟一直沒說太多話,關鍵時刻卻比副隊長還要早支持隊長,「我們哪那麼火爆啊?我沒說錯吧,泊遠?小明?孫翔?」

  「誰是小明啊喂!」杜明又跳腳,指著方明華,「你沒點到方大哥,小心他場上不奶你!」

  「不會不奶的。」方明華聳肩,「但萬一人沒上場奶不到,我就沒辦法了。」

  「嗯,前輩說得對。」江波濤也笑,「下一場的第六人要派誰好呢,小周?」

  「副隊求放過!」

  「呵呵。」

 

  孫翔想,周澤楷的話裡意思沒有這麼難懂,加入輪迴之後就大抵抓到解讀的方式。

  所以他清楚,其實這畫面雖被切走,但基本還是給他的一課教訓。

  而隊長的意思,也是某種提醒。

  孫翔加入輪迴後融入地很好,但磨合時也吃過不少苦頭。同是七期選手,他與唐昊都有各自的狂傲,可最終卻有不同的道路。

  一個失控踢了水罐,一個在這裡取得勝利後,還能看看報紙問問比分。

  即使並非結局,但也天壤之別。

  不擅長加入話題的孫翔早就來不及插話,又低頭看向攤在膝蓋上的周刊,肖時欽的半身照很清晰,笑容很輕鬆。

  相信自己。

  其他實事求是的選手大概會不屑吧。但是對於一直都只相信自己的孫翔,倒是挺往心上去的。

  「給他傳個簡訊恭喜吧。」贏了比賽總是好事,孫翔嘟囔,從隨身包包翻出手機並開機,手指靈巧點開電話簿。

  然後發現──他、還是、沒有、存號碼。

  孫翔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一個號碼咋就不存呢?給自己添麻煩啊這是!

  上一次和肖時欽連絡是夏休,過去太久哪可能找著號碼,孫翔皺著眉頭想,好吧,勉為其難翻翻簡訊找呢?總該有過吧?

  「孫翔,走了。」江波濤的好心卻打斷他,提醒該是記者會時間。

  「就來。」孫翔把手機扔回包包。

  本來就是臨時起意,也沒人逼他一定得恭喜對方。

  算了。

 

10.

 

  雷霆在比賽日隔天才飛回W市,復盤結束才用餐,直到真正可以休息、肖時欽推開自己的房門時,已是晚間八點後半。

  揉著有些發痠的眼,肖時欽坐到電腦前按下開機鈕,接著就攤在椅上,因著頸後的人體工學靠枕而感到舒適,發出放鬆的嘆息。

  瞇著眼看螢幕,QQ自動登入後依然是屏蔽比較熱鬧的職業選手大群、黃金一代小群,而其他更私人一點的群如心髒4+1、隊長之群、雷霆內部機密檔案處☆隊長歡迎回家(戴妍婍在夏休改過後就沒人再動)等等,沒有新的訊息,都靜靜躺在列表裡。

  嗯,安靜好,肖時欽將主面板縮小至任務欄,轉頭開始整理起第十四輪的比賽影片,並開著文檔要寫分析。

  調整一個更舒服的角度,肖時欽點開視頻,雙手放到螢幕上。

  …

  ……

  …………

  然後再睜眼就發現是晚間十一點多,文檔仍是一片空白,視頻的進度條早就走到盡頭。

  肖時欽一個不小心便打了個盹,而且一口氣睡掉將近三小時,眼鏡歪在一邊,半掛在耳上。

  夜深,雷霆俱樂部的位置算是在市中心周遭,只是一開始本就不是富貴起家,沒能選在大馬路邊上,而是卡在一個巷子轉角,顯眼,但又不夠拉風。

  此時無聲靜寂,擁擠的房內有些悶,怪模怪樣的肖時欽沒有起身開窗或是空調,依舊維持著原樣待在椅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有這麼疲憊。

  肖時欽向來無法快速清醒,自睡夢中回到現實總是如酒醉那樣恍惚,日復一日。故而需要鬧鐘,如迷霧中的提燈人,引渡他回到全力以赴的日子裡。他知道現在的時間很晚,該盥洗就寢,卻是怎麼樣都動不了。

  他喜歡研究戰術,但現在有點累。肖時欽在心裡這樣和自己說,他實在沒有膽量把這種話攤開來擺在明面。

  有時候,通常是叫人提不起勁的漆黑夜裡,會想起好多用心去愛的事情,其實累得不想再拿起,恨不得就放在原地,而自己繼續飛行。

  可是沒有那些背負著的重擔,反而無法真正蛻變,這道理在白日時分又會被提出,接著人人都藏起倦意,裝作毫不在乎,用各式各樣的面貌去迎接現實。

  肖時欽可不能跟誰抱怨。

  大概是還沒醒,懶洋洋地將手放上鼠標,可是腕靠在桌面,沉重。

  要重播視頻、寫文檔,或者乾脆關掉一切去睡,肖時欽準備在兩者之間作出抉擇並操作,可是手一歪卻是打開了QQ

  故意抑或不小心呢?

  肖時欽不知道,他還沒醒,歪頹的腦袋已經掛著被扶正的眼鏡,被屏幕冷光照亮的面孔難得冷漠,還好誰都不會曉得。幾個小框被打開來,發送者的名字很清晰,卻不被肖時欽的腦袋讀取。

  職業選手群今夜算是冷清,比賽後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咬牙於敗北,並不會上來交際。剩下的人也沒有資本耀武揚威,於是靜悄悄地,最後發言的時間過去好久。

  關掉它,再看看別的,肖時欽又發現一個兩小時前的留言。

 

下午 09:42:01

[一葉之秋]:比賽贏了哈恭喜

下午 09:42:07

[一葉之秋]:唐昊那傢伙踢水瓶有夠不服輸的 難看

下午09:42:11

[一葉之秋]:小事情你們沒被嚇到吧哈哈

下午09:44:26

[一葉之秋]:喂人在不在?

下午 09:44:36

[一葉之秋]:我本來要發簡訊的難得看你在就從這裡敲了結果你不理我?

下午 09:44:40

[一葉之秋]:喂!喂!

 

  這貨找自己幹什麼呢?

  而且未讀的留言還沒被看完。

 

  肖時欽把腦袋歪向另一邊,想不透為什麼今天來找他的是孫翔。他們之間好像藕斷絲連地,是不是轉會過的選手都是這樣?

  孫翔可能只是想同人說話吧。那個不擅長起話題、延續話題,只對結束話題有一手的少年──噢而今可被稱作青年了,邁過二十歲大關,終於有些改變嗎?

  「孫翔。」肖時欽念,這像是把他喚醒的魔咒。

  他不能總是沉浸在溜出來玩的負面情緒裡。

  眼前沒有原因便找來的人是個bug一樣的存在,顯眼卻是不應該。

  可以選擇改寫,或者刪除。肖時欽的背總算是挺起,他醒了,因為孫翔這傢伙叫人不省心,肖時欽覺得很可能一輩子對這人的印象,永遠停在嘉世那年。

  比賽方面的數據會變,人的外在也會變,可是核心不會變。

  肖時欽發現孫翔在他心裡一直是那樣,被保存得好好地,所以他不明白為什麼兩人之間還有連繫。

  他們應當要停在嘉世那年,太多親暱的對話都被埋在已經被改造的前俱樂部位置,是塵土之下啊。

  可是一醒來便又腦袋發熱,為什麼呢?肖時欽是走不出來嗎?怎麼就不能接受孫翔找他呢?

  不明白,如同空白的文檔,沒有研究過,就是一片虛無。

  肖時欽只好把訊息看完,他想,如果他能夠刁鑽改變戰術、不惜放下身段,那又為什麼不能多和孫翔說幾句話。

  就只是幾句話,又不是割下幾塊肉,是不是?

 

下午 09:44:50

[一葉之秋]:不在也不會掛個離開啊

下午 09:45:07

[一葉之秋]:我今天看了你的採訪啦

下午 09:45:13

[一葉之秋]:你說相信自己 哼 哪門子的秘訣

下午 09:45:18

[一葉之秋]:雖然以前就看你很相信自己 玩戰術的都這樣

 

  葉修前輩也這樣是不是?肖時欽沒聽見自己已經這麼隔空問著孫翔。

 

下午 09:47:16

[一葉之秋]:算了不說了 我就只是要說恭喜

下午 09:47:20

[一葉之秋]:你不在我在這裡說個屁!

下午 09:47:43

[一葉之秋]:不是不想理我吧?夠不夠朋友啊你?

下午 09:47:50

[一葉之秋]:算了也沒幾個人是我朋友

下午 09:47:51

[一葉之秋]:晚安

下午 10:02:43

[一葉之秋]:喂 剛才的話當我沒說啊 說太快了

 

  依然像是聽不見自己說話的肖時欽說,沒有話是能夠收回的,你知道嗎?

 

下午 11:58:45

[生靈滅]:謝謝,也恭喜你們完勝

下午 11:58:49

[生靈滅]:我睡著了,抱歉

下午 11:59:21

[生靈滅]:我欠缺的就是相信自己的同時也相信隊伍,所以說,回答相信自己是真心的答案

下午 11:59:37

[生靈滅]:有機會再聊,晚安

 

  肖時欽看時間,電腦上的電子數字就要跑過十二。

  這麼一個瞌睡就耽誤正常作息了呀,肖時欽苦笑著,是平常的嘴角弧度。從椅上站起伸著懶腰,一邊踩上拖鞋,挪動身體到衣櫃前,是該加緊盥洗就寢。

  可是衣櫃門一開,肖時欽想起一件事。好可笑的事,一個舉動老是牽一髮動全身,將方才現實如夢、夢如現實的一切都解釋全了。

  「忘記問他收不收遲來的生日禮物……」肖時欽碎碎念起。

 

  那時候沒送出是來不及,這時候沒問是他的潛意識一直在深處唱著:肖時欽跟孫翔的關係是什麼呢?

  現在的肖時欽相信雷霆。

  可是當年的肖時欽並沒有完全相信嘉世。不管多麼渴望強力的同伴,他都沒有把誰當是──朋友。

  而今,是或者不是?孫翔,這兩個字的代表是什麼?

  肖時欽對孫翔的無心近乎殘酷冷血,一反過去作風,本人曾答不上理由。

  原來,是保存好的部分,肖時欽一直捧著。

  當他終於反應過來手裡都是些什麼零件,對其無措,沒有說明圖,一切僅靠想像。但成品叫他驚愕,拼不得,也送不出手。

  最後他只能關上衣櫃,踱步向浴室,企圖用熱水沖刷走無數的荒謬念頭。

 

  其一是,肖時欽知道前嘉世裡頭令他最掛心的是孫翔,直到今天,都是。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