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沒有你的時候,我也能過得很好。

 

  蘇沐橙從來沒辦法對自己說出這句話。不論是在心底向已經離開的蘇沐秋傾訴,或是身邊令人依賴的葉修。她能強迫自己在生活上過得好,但就是不能接受沒有對方的時候,還坦然說自己很好。那是欺騙。

  莫凡倒是能夠輕易做到,因為在他生命裡頭還沒有過特別的人。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成長,有著什麼背景,那年踏入興欣也不過就是抓著帳號卡,便直接從K市飛來,似是無債一身輕。

 

  所以,沒有__的時候,__能不能過得很好?

 

01.

 

  莫凡獨自下了樓,開了台機器。

  上林苑雖也隔出一塊訓練區,但大夥兒直到現在都還是在興欣網吧聚集,所以這裡的機器多半是休閒時候拿來用用。

  要說這打網遊的都是夜貓子,泰半是沒有錯的--但凡加入職業圈,可就不能這樣了。健康的作息才有健康的精神,有健康的精神才有健康的心態,於是團隊合作才會好、成績才拿得到。

  說來說去,不就是半夜兩點燈火闌珊時,莫凡他應該得要是睡著的才對。

  因為他加入了興欣,以一種沉默又融入在背景卻怎麼樣也不會被忽略的方式。

  他不知道失眠的原因是什麼,反正現在別無他選,只能在黑暗之中一雙眼雪亮著,屏幕上倒映出來的冷光粼粼。

  插上卡進入榮耀,是那麼理所當然。

  這樣的生活已經好久好久,卻從來不枯燥。穿梭戰場的拾荒人生,大大地拉長莫凡在榮耀裡頭的生存期限。

  所以就算從來沒說過留下的理由,毀人不倦還是從始至終在那裡,等著莫凡一雙手放上鍵盤和鼠標,穩穩地開始操作。

 

  然後莫凡餓了。

  興欣的伙食還是不錯的,陳果照料這一幫選手仍是那副範兒,還好大夥兒也是吃什麼都香,所以莫凡跟著同樣沒餓著。

  但俗話不是說,半夜宵夜良辰夜,反正這時間到了免不了要嘴饞一下,饒是莫凡也一樣,他只不過是沒特別寫在臉上罷了。雖然就是他破天荒開個口表達自己的意見,除了一台又一台的機子,還有誰聽去?

  總之這解決辦法也是有的,莫凡轉頭看向集中放著零嘴的櫃子,雖然他從未取用過,但是看著包子或魏琛吃得好不客氣,他當然也是知道就在那兒了。

  還有,坐在他旁邊的女人也都是那樣去取來一包瓜子。

  輕輕眨眼,如同拾荒時的快狠準,莫凡一但起身便精準的選定了他所想要吃的消夜--想不到原本就沒有表情的臉霎時凝滯。

 

  沒有開過的瓜子,全都是新的、密封得老緊。

  也就是說他得新開一包。

  但肯定吃不完。

  明天會有一包沒吃完的瓜子。

  大家就會知道有人吃瓜子。

  莫凡頭疼,他不知怎的就覺得明早葉修會知道是他吃的。

  是他吃的也不是什麼滔天大罪,但問題在於他怎麼會夜半不眠吃瓜子?

  說不定葉修都要驚得讓嘴上的菸掉下來,然後魏琛在旁邊搖頭可惜了這根。

 

  莫凡真要碰上這種情況也不可能解釋。

  所以吃?或者不吃?這是個問題。

  偏偏在他狠下心拆了瓜子全部嗑完之前,有人先笑了。

 

  「我也吃。」

 

  莫凡回頭,是那個女人。

  是蘇沐橙。

 

02.

 

  莫凡有些困擾,侷促地坐在位置上,而旁邊一如既往是蘇沐橙,雖說現在她螢幕上播放的是新的電視劇。

  蘇沐橙是真要吃瓜子,即使這原本是莫凡打算偷偷開來吃的。

  但最後的情況是蘇沐橙自己開了包裝,往桌面一倒--接著莫凡除了默默消化完倒過來的一小尖錐,也沒其他的辦法了。

 

  莫凡不與人相處。

  不是不會,而是沒有必要。

  他的生活中沒有需要他掛心的人,久了,也就不過如此。

  瓜子越嚼越香,莫凡整個嘴裡都是堅果味兒,可是他沒有停下。

  他想,他會習慣蘇沐橙倒過來的瓜子,很大一個原因是、她絕計不是倒在兩人中間的桌面。

  而是你一份、我一份,吃完了?那就再來。

  剛開始,莫凡光是吃掉自己那一份就來不及了,畢竟他不像蘇沐橙有著邊看電視劇邊熟練嗑瓜子的習慣。何況,心裡對他人的戒心仍懸在那兒,是剛來興欣的時候。

  可是這時間一久,莫凡發現蘇沐橙總是如此倒瓜子的。

  不過蘇沐橙不該是一個生份的人,所以這兩堆瓜子的結果,會是莫凡的錯嗎?

 

  覷一眼看著電視劇、有著一張認真側臉的蘇沐橙。

 

  莫凡忽然發現,這女人同葉修一樣令人費解。

  卻完全不會使他厭煩。

 

03.

 

  「嗯?你要睡了?」蘇沐橙趁著電視劇自動跳轉下一集時,伸個懶腰的同時瞥見隔壁的莫凡起身,好意問一句。

  但莫凡略長的瀏海遮眼,少了一個能夠解釋行為的管道,讓蘇沐橙只能如此推測,他的動作是代表著即將離開此處。

  蘇沐橙沒有多想,問完了便扭頭回去繼續看著螢幕,畢竟片頭曲已經小小生的從喇叭響起,黑暗中有點鬱悶般的微響。

  卻不料下一秒她瞇緊了眼,突如其來的光亮促使雙眸做出反應,電腦螢幕原本如鏡,現在也不再能看清楚倒影。

  「開燈。」後方慢了足足有幾十秒的解釋,莫凡所在位置大概仍是在開關旁吧,聽來竟和電視劇的聲音有些異曲同工之妙。

  「不然眼睛會壞掉。」然後是更慢一些的補充。

  這樣的說法不無道理,只是他們現在可是偷偷熬夜著呢,打開大燈豈不是明著宣告「嘿、我們不睡覺」呢?

  蘇沐橙勾起淺笑,又抓了一把瓜子,另一手則輕輕揮著,「嗯,謝謝你啊。」

  莫凡悄然點頭,轉身離開,很快地上了二樓。

  蘇沐橙並沒有要目送對方的打算,只是等了好久都沒有聽到房門帶上的聲音,她忍不住想著,遊戲裡頭的形象真真和現實相符。

  逮著機會便從任何地方出現,迅速達成目地後又消失無影。

  而這樣的莫凡留下半包瓜子給她,他兩終究是沒有成功將零嘴吃完。

  一個人吃還是有點太寂寞啦。蘇沐橙捏起拆封處,慢慢重新封回,順著電視劇女主角也恰好說完臺詞,閉上了嘴。

 

04.

 

  年關要到,這是遇見葉修後的第三年。照理來說和平常一樣過也就罷,但陳果盤算著,現在興欣也是個大戰隊了(總不好滅自己威風說自己還是個新隊),雖然大部分人都會回去過年,可是這年貨不得不辦。甚至可以說,那量得是多的!老闆嘛,難道讓選手們空著手回家?

  陳果難得坐在櫃檯頂班,口中碎碎念著該找誰去好,嚇得幾個開機子的少年都是壓了證件就跑,這也幸好沒讓他們聽見職業選手們將被拉去辦年貨,那恐怕是會跑得更快了。(為了追星,這年頭是什麼人都有。)

  唐柔是一定會去的,蘇沐橙也能問問,「不過最好還是再帶個人當搬運工。」陳果果斷下了結論。

  她頭一個定是想到葉修,但扭過頭才想到現在可不是在二樓訓練室,那傢伙不正經的模樣不在視線內,反而提醒了她這念頭是該打消的。她基本是沒再尊重過葉大神,但是要戰隊隊長搬貨?前兩年還說得過去,現在可不好讓人出去露面。

  當然真提起來,怕葉修先是拒絕,可最後還是會依著蘇沐橙而答應。

  「要不,最後再問他好了。」陳果喃喃,「搞不好其他人也想看看H市的年貨大街啊,熱鬧得緊。」

  於是陳果開始她的搬運工尋人大業。

 

  這才剛走到訓練室和兩個女孩子說了,果不其然是分別得到「果果,我當然要去的」、「算我一份」,兩大美女雙眼放光的答應。

  反過來是陳果一把擋住要出去抽菸的魏琛,辦年貨三個字都還沒說完呢,就看人已經嘿嘿一笑,「老夫是不幹這種出力事的。找年輕人去吧!你好意思要我一個老人家做苦工。」

  「你才好意思現在說自己是老人家。」陳果鄙視對方,沒漏掉忽然從後方出現、打算徹底發揮猥瑣流,閃過盤問的方銳──「就你!跟我們辦年貨去!」

  「老闆娘,就放過我吧。」方銳拍拍身上,拎出了一隻手機,「我有約人啦,是真不方便跟你們去。」

  「我擦,你能有約?」魏琛吐槽還比陳果快。

  「我怎麼就不能有約了?我告訴你──」

  「好了好了,也不是逼你們,不行就算了。」陳果大手一揮,不很介意,反正他基本也不抱希望這兩人會答應。

  果然一聽陳果這樣說,方銳和魏琛都速速開溜,完全發揮職業精神,跑得跟榮耀裡頭的角色一般快。

  「還是找喬一帆呢?」小喬是個好孩子,估記是不會拒絕的。

  唐柔和蘇沐橙在旁邊沒答腔,都只是笑笑看著陳果接下來要怎麼找人。哪知道那麼剛好,又是個漢子經過。雖說訓練室來去這麼大,這小房還能遇到誰呢?但陳果等到把人攔下,才發現這真不是一個好的選項。

  「……。」

  瞧,話都還沒問,對方擺出的神色已然是種回答。

  陳果看著萬年死人臉的莫凡,有點尷尬的開口,「那個、莫凡啊,我們要去辦年貨,你去不去?別說戰隊虧待你,一起去,我買單!」

  不過區區一個買單能買動莫凡嗎?

  陳果還自個兒在那兒想,就見對方幾不可見的點點頭,下一秒也不需要吭聲,同魏琛和方銳一樣迅速走了。

  「他這是答應還是沒答應?」陳果沒懂,扭頭看著跟莫凡似乎還能有點交流的蘇沐橙。

  「我也不知道啊。」蘇沐橙笑吟吟的,也不給個肯定答案。

 

  後來陳果找到喬一帆,有蘇沐橙在,他是基本不會拒絕「前輩」的請求。一旁的葉修表示鄙視,怎麼就挑個軟柿子下手。

  「那好,你也來。」陳果挺起胸,立刻回嘴。

  「小喬加油,哥先走一步。」葉修開溜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前輩……慢走。」喬一帆也哭笑不得,但總之辦年貨一行人就這樣定了。

 

05.

 

  起了個大早是神清氣爽,唐柔挽著陳果,和蘇沐橙道早安,三人都沒走到上林苑大門去。

  「喬一帆呢?」陳果探頭,不是睡晚了吧?

  「果果,你也別急,時間還早呢。」唐柔輕笑勸著,這時的她可一點都沒有玩榮耀時的剽悍。

  蘇沐橙倒是沒說話,就逕自在那靜靜微笑,偶爾玩玩指甲。

  過年嘛,人家都說要買新衣才會有新氣象,她也是這樣想的。前兩天晚上看到電視劇的女主角,手上的水晶指甲好漂亮,大紅色的也有年節喜氣,一時讓蘇沐橙有點兒掛念。但是靠著鍵盤和鼠標維生,儘管蘇沐橙不是多在乎自己的成績,但是在葉修旁邊,那她定當全力以赴。換言之,指甲是不可能蓄長的,卡在鍵盤縫裡那得損失幾秒鐘啊?

  她就想想,一時沒注意到喬一帆已經出現道早,還是被唐柔輕推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啊?要走了嗎?」她整整衣襬,沒事人一樣。

  「想什麼這麼出神啊?」陳果問。

  「沒有,就想不知道今年的年貨大街是怎麼樣子。想買件新衣裳。」蘇沐橙笑笑,這發言很快獲得另外兩位女性同胞的讚同。

  喬一帆安靜落在隊伍最後頭,四人往小樓的大門而去,準備就此出發。豈知這門才一推開,就看到有個人影閃動,好像是原先靠在門邊,因為門扉開啟而反應過來,速速站直一樣。

 

  「莫凡?」不同聲音但同一叫出,或大或小。

 

  即便是臘月末端,莫凡還是一身黑色系打扮,身上的羽絨帽外套,老被方銳笑是蟑螂卵,黑抹抹一身,然後就見海無量被毀人不倦逮著機會狠K幾下。

  「怎麼一大早站在這裡?等等,難道你那天是答應跟我們去?」陳果大驚,就那天有跟沒有一樣的點頭,竟是同意出門?

  莫凡的神色沒有太大變動,只是掃過隊伍最後頭的喬一帆,心裡也懂了她們已經找到人去搬貨。因此也懶著解釋他當時確實是答應,側過身就要回到樓裡,當做今早的等待根本沒有發生。

  蘇沐橙好奇看著,反而是陳果出聲攔人。

  「欸,等等,別走。都出來了就一起走。真是的老是一聲不吭的,早說你也想逛那就好辦啦。你跟小喬走後頭,別落隊了,街上很擠的。」

  莫凡頓下腳步,沒有立刻有所決定。估記也沒人知道他現在是什麼心理運動,陳果扯扯蘇沐橙袖口,對方很快意會過來。

  「一起去吧。大街上很熱鬧。」蘇沐橙也就說這麼兩句,輕輕柔柔的,沒有針對莫凡來點不一樣的勸詞。

  不過應該是受用的,因為喬一帆立時一縮,他旁邊就站著莫凡。

  沉默一片。

  「應該是不會再有人出來了,我們就出發吧。」主策劃人陳果擺出老闆的決策姿態,一聲令下就讓這個隊伍開始前進。

  莫凡在後頭確實跟上,望著前方三個吱吱喳喳的女人,再覷一眼旁邊似乎想要找話題,最後卻還是變成小透明的喬一帆,莫凡輕哼了聲。

 

06.

  這是一個奇怪的隊伍。

 

  此時早沒有任何一個榮耀粉會覺得興欣很弱──第十賽季冠軍,扛著這名號還弱,那是要其他隊伍怎麼辦?

  不過奇怪這兩個字放在他們身上,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特別現在只是個辦年貨的隊伍,是不是?

  陳果、唐柔、蘇沐橙三個女人在最前頭衝鋒陷陣,年貨大街上擠得跟沙丁魚沒兩樣,好在一半以上都是女人間的廝殺,倒不至於像是運動員的休息間一樣,臭氣轟天。

  而此時可算是少數族群的男性之二,喬一帆和莫凡,兩人都小心護著手臂上掛滿滿的貨品,連莫凡都難得閃得狼狽。

  這裡畢竟是現實生活,饒是他能看到卡位的可能性,也會一下子被一個衝出來的胖女人擠到另外一邊去,讓喬一帆只得急急跟過來,免得連最後一個伴都丟失了。

  「莫凡、老闆娘要、要我們先去旁邊等。」喬一帆很少直接叫人的名字,多半是用一個比較廣泛的稱呼。但是這種場合他也不得不先喊一聲對方,否則東南西北都是人,還真不知道是對誰說呢。

  喬一帆的話說得有些斷續,倒不是他真的膽怯,而是現在的情況太過艱難。

  連莫凡都難得明顯面如土色,點頭並且改為反過來跟上對方,兩人齊齊移動。但是幾次與人擦撞、或是塑料袋勾上其他人的包包,莫凡終於忍不住轉頭對著一個老太太低喝:「別擠。」

  「你小夥子才快走呢,來大街上玩啊你?去去,別擋路。」想不到頂著毛帽的老太太抿起唇教訓回來,莫凡被反嗆一句,竟然也愣上一愣。

  而就是這麼一點點發愣的時間,轉眼間便跟喬一帆衝散了。

  隔著黑色羽絨帽,耳邊依然充斥著滿滿的喧鬧,店家所放出來的年節音樂一家高過一家,嘻笑怒罵的人聲不分彼此,這空間好像被填入了全世界。

  嘛,或許也沒有錯,隻身一人在人潮中央的莫凡,就像是來自異世界一樣格格不入。

  但他畢竟也是成年人了,費點勁兒總算往邊上一站,抓到一點點空隙容他在此稍待。現在手機訊號怕是相當干擾,真打通了也不可能有人分出手來接,這下子是只能等待著,或是剛巧有誰經過他面前吧。

  考慮完以上選項,擅長找出最佳機會的莫凡,開始面無表情的轉頭四處瞧瞧。

  雖然人太多造成了分散的結果,但反過來說也是很大程度限制住所有人的活動範圍,所以先看到隊友的可能性並不算小。果不其然,這想法跑過腦袋沒多久,他就見到一頭蜜糖色長髮,在人群中相當出眾。

  莫凡很快的掃視了上頭的招牌,對方踏入的是一間國外知名美妝店,近來在國內相當火,碰上年節免不了要打折出清一番。現在可正是客源滾滾的一級戰區。

  他沒有考慮太久,連深呼吸的準備都沒有,就提著貨品走入店內。莫凡也會擔心一眨眼又搞丟了好不容易入眼的目標,所以也顧不上他究竟是碰上誰了。

  而目標──蘇沐橙,正專心挑著甲油顏色。

  趁著打折買些保養品是女人一定會做的,恰巧這家店也是蘇沐橙挺喜歡的牌子,進來逛逛之後得知了年節促銷活動,只要達到一定的購物金額,還能再自選一罐甲油帶走。

  蘇沐橙看看那金額也不算太過離譜,於是迅速掃了些平常有在用的東西,便輕鬆的加入了圍住甲油平台不散的人群。說來就是這麼剛好,她早上才想到指甲顏色,現在就碰到了這種機會。

  正當她將購物籃掛在手臂上,兩手分別掌握了一罐甲油互相比較時,旁邊又有人擠了過來。她自然是不會去在意的,但總是會下意識撇去一眼──

  「咦?莫凡?你怎麼跑這來了?」蘇沐橙真沒想過會在這裡碰見對方,他方才不是還在後頭和喬一帆一塊兒?

  只是仔細想想她記憶中的方才,也是好些時間前的事了。

  「人太多。」簡單的解釋,但不難理解。

  「是啊,人多。H市每年總是這樣呢,雖然我也不常來。」雖然在人多的地方,大家各自專注在自己的採購上,但職業選手總習慣要防上一防。誰曉得哪家媽媽會不會拖著打榮耀打到過火的兒子女兒上街呢?

  「你能碰到我真幸運啊,要不,一會兒果果可要找人找到抓狂。」蘇沐橙率性一笑,繼續將專注力放回手中的甲油,也不怕莫凡一個人在那兒等她。

  只是這裡哪會是讓人慢慢挑選、慢慢說話的地方,莫凡剛要退開一些免得礙事,就見一個個頭比他矮上一些的姑娘擦過身邊,硬是闖入了人群中,打破平衡。

 

  「哎呦擠什麼?」

  「我呿,誰這麼粗魯擠進來?」

  「哎哎哎,那我的,你搶什麼!」

 

  此起彼落的叫罵聲頗為尖銳,還好甲油平台沒翻過來,倒是幾個女人們跌做一團。這當中也包括蘇沐橙,莫凡就這麼眼睜睜見著對方被撞了下肩膀,幾乎是上半身都要往前頭撲倒。

  他想要伸手拉人一把,無奈手中好幾袋的乾貨過於礙事,在莫凡救到人之前,蘇沐橙就已經找到支撐點,自己穩住身子了。

  她不若其他女人一般罵罵咧咧,站起後依然落落大方,甚至回頭對著莫凡吐吐舌頭,「我還是快點挑好離開吧,在這裡好擋道。」

  蘇沐橙舉起手裡的甲油,左手握著正紅色的,右手則是添入亮粉的淺橘色。她並沒有特意要問莫凡的意思,只是剛好對方在她面前,何況她也習慣事事問過葉修意見(當然聽不聽是另外一回事)。

  剛要開口,就對上莫凡一雙不知所以然的眼。

  相對來說,莫凡也是對上了他所沒見過的情緒。

  總是游刃有餘的「花瓶」,此刻竟小小愣了一會兒,才接下去開口。莫凡不禁想著他似乎總是見到對方的笑容,如同對方也只會見到他的面無表情一樣。

  「莫凡,不如你挑吧。」蘇沐橙綻開笑容,拋下方才一切,「哪個適合我?」

  莫凡很快思考起來,但所想得並不是哪個顏色更好,而是蘇沐橙這女人原來也會用這東西。雖然對方基本上是冠著榮耀職業圈第一美人的稱號,但看習慣了對方的存在,並不會特別去意識到這件事。

  興許是年節,紅色甲油來不及補貨,蘇沐橙手上的那罐貌似是最後一個。要是她不要,旁邊可還有人企圖著。

  可,莫凡最終揚起下顎,朝著蘇沐橙的右手輕點。

  「但現在是過年……?」蘇沐橙用上了引導問句,並不是因為她不滿意莫凡的選擇,反而好奇的成分更多。

  「紅色不太像你。」莫凡的聲音不大不小,恰好傳入耳裡而已,「紅色的,不像你會擦的顏色。」

  「哎,你總不能因為我的名字有橙色,就說我不適合紅色嘛。」蘇沐橙似是接受了,才剛放下紅色那罐,果然有人早就虎視眈眈的、精確出手。

  「那我去結帳吧。你在旁邊等會兒,我們一起去找果果他們。」

  蘇沐橙將甲油丟入購物籃,快步加入了長長的結帳隊伍。

  莫凡又看一眼甲油平台,店員還是沒逮著機會補貨。慢慢變得空蕩的檯子上,零零散散有著幾種不太討喜的顏色。

  莫凡轉身出去,到店門口等著。

 

  這就是興欣迎來葉修的第三個年頭。

 

07.

 

  「好看嗎?」

  葉修打著呵欠推開訓練室的門,首先進入眼簾的是陳果親自提字的「禁止抽菸」,高高懸在牆上,還好復盤時只要拉下投影幕,立刻就能把這見鬼的規定遮起。

  他叼著沒有燃起的煙,再接下來便是看到蘇沐橙笑嘻嘻的迎來,手裡還拿著空馬克杯,大概也是剛吃完早飯,準備去倒點水,開始一天的訓練。

  葉修的大掌隨性揉了揉蘇沐橙的髮,一點也不怕被女孩子的長髮弄亂會有什麼下場,「好看、好看,你怎麼樣都好看。」

  「你怎麼總是敷衍我啊。」蘇沐橙搖頭。

  「我是你哥,怎麼會敷衍你。」葉修一臉「唉呦你怎麼覺得我會這樣做」的表情,空著的手摘下菸,「聯盟第一大美人蘇沐橙,哥就這麼沒信用?」

  「是挺沒信用的。」蘇沐橙亮起左手輕晃,「呵,反正你就算說不好看也沒用。」

  當葉修反應過來蘇沐橙究竟在現什麼時,竟輕攏起眉頭,一把抓住對方的手,「沒蓄指甲吧?」

  想來一個職業選手也不會做這麼傻的事,但葉修還是問了。

  「真掃興,當然是沒有。」蘇沐橙就著被抓住的姿態曲起手指,「就是給你看看新買的甲油顏色嘛。」

  「……好看。」葉修屈服。雖然這個可說是妹妹一樣的女孩早就長作女人,但通常也不會太過刻意在打扮這等事上頭。想來是早年和蘇沐秋一起過日子時,養成的節儉好習慣。

  蘇沐橙亮著眼,又是呵呵一聲後便跑回自己的座位上,葉修望去,搖頭輕嘆。

  ──這怎麼了大家都愛學周澤楷那貨嗎呵呵什麼!

 

08.

 

  興欣的規模是逐漸上軌道了,但是要跟那些豪門戰隊相比,依然是完全不能看。不過訓練方面的日程與規畫,一夥人早就能習慣了,所以這天提早一些結束,還真能代表著今日的特別。

  「從明天開始,戰隊放大家年假啦!」陳果高聲宣布,笑咪咪的展開手裡的紅包,「來,紅包一人一個,外頭給你們帶回家的年貨也都拿一袋啊!」

  眾人一哄而上,尤以包子奪得頭香。葉修和魏琛一個不跟年輕人爭,一個自顧自說著「老夫多少身價啊不需要紅包」,方銳聞言後就多拿了一個紅包表示「你不要我可很需要,謝謝招待」,接著就是「你小子好意思嗎戰隊最高薪酬的還計較紅包」的怒吼。

  真亂。莫凡心想。

  尤記得來到興欣的第一年,那時候還在挑戰賽呢,年節時他就是第一個當著眾人面,拎著小包離開的傢伙。

  但今年並沒有。他忽略不計腦海中浮現昨晚接到的一通電話,繼續專心在榮耀裡頭,莫凡拿著莫白闖入一夥鬧事PK的玩家裡頭拾荒。

  估計讓葉修看到又是一陣嘲諷,但這一次連蘇沐橙都到葉修旁邊低聲說著悄悄話,所以實際上是沒有人知道莫凡現在的打算。

  好吧,坦白說,他自己也不知道能有什麼打算。

  當後方一群人的吵鬧又上一個層次時,莫凡終於啪一聲關了電腦螢幕,抽出帳號卡,甩手走人。

  他已不是那個過度孤僻的莫凡,但不代表他能徹底改頭換面,積極參與。

  從網吧後門走出去,肯定是不會有人發現他,不論是自己人或是那些網吧客人。

  必然不會有人為他的消失擔心,更遑論訝異,但具有爭議的點是,為什麼所有人都放他一個人。

  莫凡並不是一個冷漠至極的人。

  他周身的溫度是冷了點,但也不是沒有情緒、沒有思考,看看網遊裡頭起碼還願意說出幾句話來抗辯。說穿了,他只是個愛玩遊戲的平凡人,可能平凡到太過沉迷導致很多時候,不懂得把握時機坦率說出內心的話。

  錯過時機就不出手,他有得是耐性,著名的CD流打法便是如此,難怪說話也差不多一個模式。

  雖說現在成了職業選手,身分上或多或少如其名開始不太平凡,可是總而言之他的舞台仍是榮耀,一如聯盟裡的每一位選手。

  所以他與他人還是可以有共同的語言,就是競爭、夢想、奪冠。

  不過這一切都將在年節與冬季轉會同時來臨的此刻打上逗點,略作休憩與調整。

  莫凡已經拐個彎走上大街,傍晚的人潮流動特別大,從學生到上班族都有,各個年齡層的人交雜在一起。

  莫凡沒多做什麼保護措施,他自認還不像是葉修或者蘇沐橙那樣屬於電競界的明星,所以只是拉起帽兜後再輕扯圍巾,堆疊遮眼了下半張臉。

  出來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買些東西帶回家,雖然陳果貌似已經準備了不少,但他還是親自出來看看,反正訓練室現在一團亂,待著只是更加擾心。

  隨便在平民百貨商店挑些實用的小玩意兒,準備去結帳時卻不住發現這景象怎麼跟和陳果一行人出去時有點像:大排長龍的結帳隊伍,而且人手兩瓶飲料。噢,當然之前的經驗時,好多妹子人手一罐甲油。

  和女人出去逛過一次之後,莫凡也大概曉得這類促銷活動,多數人是抱著不參加白不參加的心態,之前他還沒興趣,但現在竟鬼使神差的去拿了一樣的兩罐飲料。

  敢情他連活動方式都不知道,就傻傻地跟著照做,要是真讓陳果知道恐怕會痛心疾首,怎麼這一幫宅男都沒有生活常識?

  後來結帳時莫凡才知道這飲料是買一送一,趕巧他碰上沒有什麼特別的消費要求,所以刷過卡後就帶著一塑料袋,裝了他自個兒買的東西跟兩罐飲料,往上林苑的方向回去。

  這一路上是越走越僻靜,陳果當初挑的地點還是很不錯的,特別適合當作這群選手的宿舍。

  莫凡也不知道他明天回去之前,能否把這兩罐飲料喝完,而他一點都沒打算把其中一罐分給室友方銳。

  『橘子汽水?莫凡小朋友,你也太瞧不起我方銳大大了吧!』八成會得到這種回答,那何必浪費自己的臭臉要去貼著人家,莫凡堅決不做。

  那麼換作是其他還沒有要回家的隊友呢?多數人都是今晚的飛機,所以陳果才會把分裝好的年貨放在外頭,大家拎了就能走人。扣掉方銳後剩下來的不外乎是無處可去的葉修和蘇沐橙,或者陳果。

  腳步一滯,莫凡暴露在寒風中的一雙眼睛眨了眨。

  在興欣待久了,慢慢也會知道蘇沐橙和葉修之間只是兄妹感情,但是那種彼此信任的親暱,是誰都會羨慕的。論理來說,隊友之間縱使做不到那樣靠近,但是心也一定要有交集。

  莫凡知道他光是思考著怎麼分飲料的問題,其實很大部分代表了他依然沒有做到改變自己的發言習慣、或者簡單一些,至少讓其他人更懂他一點。

  小小的舉動導致小小的煩惱,上林苑大門前,莫凡裹足不動。

  他們都住一起。

  卻還不算是在一起。

 

  這只是第三年,而他們還可以更努力,是不是?

 

09.

 

  一個年過起來的時間是均等的,所以大家都準準的在規定內的時間返回戰隊。

  莫凡的行李一如既往的少,啪一聲開門時和穿著褲衩的方銳大眼瞪小眼。

  不過行李少歸少,總是比當初一張帳號卡強,莫凡背對方銳開始收拾。

  此時傍晚,方銳是沖涼後要穿衣,也沒很在意室友的動向,只在套上毛衣後問聲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然後一轉頭就受到極大衝擊。

  「這就是為什麼我得跟你談談。」方銳一臉沉重,「但你不要聽比較好。」

  蘇沐橙顯然知道後一句是指她,所以從葉修身後冒出,側著頭讓長髮垂下,「為什麼不行?」

  「你怎麼突然就黏在這葉不修旁邊?」方銳沒好氣。

  「怎麼,有問題?有問題你就別找我談人生。」葉修挑眉。

  「得了,你一挑眉就猥瑣,粉絲看到要哭了。」

  「你說還不說?」再不說葉修準備要進榮耀虐虐這個浪費他時間的家伙。

  「說嘛,我保證不對QQ的女選手群八卦。」蘇沐橙笑咪咪保證(可信度再議)。

  方銳靠近兩人圍成小圈圈,壓低聲音,「那我說啦!」

 

  「莫凡大概是同性戀!」

 

  蘇沐橙噗哧一笑,葉修翻了白眼。

  「你是怕被捅屁股是不是?他就算真的是,這也不必特地告訴我啊難道我是?」葉修不屑,但轉過頭就問蘇沐橙,「你老在他旁邊,有沒有發現他是?」

  「葉修你大爺,還不是一樣好奇!」方銳大叫,還被葉修說小聲點。

  蘇沐橙笑得更歡了,笑到都離開葉修身後。「他不是的。」

  「怎麼知道不是?難得你看過他看小黃片?」葉修同志難得追問了一把。

  「要也是我發現吧?誰會在訓練室看這種東西?」方銳追加。

  不過葉修也發現問題所在,「等,方銳,那你怎麼知道莫凡是?」

  「這可誇張了!他……」

  「他不是的。」蘇沐橙雙手交到後頭,「女人的直覺。」

  一說完她就輕飄飄的走了,留下葉修和方銳,前者一臉複雜。

  「女人啊……」葉修叨念。

  「幹嘛?妹妹長大,你難受啊?」方銳伸手在葉修眼前晃。

  「次奧,誰難受。」葉修拍開對方,重新叼上未點火的菸,「你還沒說完,別想忽悠哥。」

  「喔對,我和他睡同房嘛,看到他從行李袋裡拿出一整盒指甲油!」

  「……操,才一盒指甲油你大驚小怪個屁。」

  「我跟他同房啊壓力山大!喂葉修你別走啊有點同理心!」

創作者介紹

Inahosallen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不知不覺看完了XD
    全職我也才看一半(莫凡跟蘇沐橙還沒加入戰隊
    也不好描述這篇的人物劇情和參照原作是不是符和我的想像
    不過我覺得莫凡的形象很生動
    既然能順順的看完故事也還不錯
    加油喔~
  • 哇喔忽然發現有留言驚喜到跳起來(爆)
    先感謝你的閱讀和鼓勵><
    全職雖然有追上進度,但我也還在慢慢摸索人物形象(ry)
    能讓你喜歡並且看完就太好了QQQ感謝(!)
    還會再慢慢磨看看的//

    殤渚 於 2014/01/01 23:04 回覆

  • 訪客
  • 一直很喜歡莫橙,本子請加油>///<
  • 哇好高興你喜歡莫橙(艸)
    謝謝鼓勵><本子快關窗了沒問題的(!)

    殤渚 於 2014/01/18 00:50 回覆

  • 路人
  • 不錯不錯!!!有被推坑到XD
    用一句話形容這對就是「一切盡在不言中」阿....
    很治癒很平靜、一種淡淡的甜蜜
    彷彿夏日寧靜的午後
  • 哇有被推坑太好了(艸)(欸你
    一來是莫凡安靜,二來是蘇沐橙其實蠻會看時機說話的我覺得XD
    瓜子夫妻平淡卻很萌(艸)
    謝謝你喜歡!

    殤渚 於 2014/01/18 21: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