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程動態:

0812 通販開始

0804 總更新,CWT38攤位碼/L38闇音羊愛作死

0726 公告頁開啟、印量調查中

 


 

通販走此

 

嗨這裡是忽然極限修羅的殤渚。

此本與上一本為連續內容,但可以單獨閱讀不受影響。

封面宣傳小  

 

✒新刊資訊
《Daily Life With You.》
如果能夠有  ,我能過得很好。
要是只能填上一個名字,你願意寫下   嗎?

├全職高手//莫凡X蘇沐橙
├作者//殤渚
├規格//A5直式右翻本
├字數//兩萬七
├內容//莫凡如何追到蘇沐橙的故事(簡單俐落直接了當)
├價格//NT$150
├首販//CWT37‧攤位號碼L38
├通販//場後有餘本才會開放通販
├試閱
➣Step1需要一個開始~Step2還有突如其來的困難
http://mischiefsora.pixnet.net/blog/post/106027061
➣Step3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Step4這時候會需要一個神助攻
http://mischiefsora.pixnet.net/blog/post/106070681


✒既刊資訊
《Daily Life Without You.》
沒有你的時候,我也能過得很好。
所以,沒有  的時候,  能不能過得很好?

├試閱:http://mischiefsora.pixnet.net/blog/post/102694117
├公告頁:http://mischiefsora.pixnet.net/blog/post/102694096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目前日程動態:

0812 完售,海外通販待上架

7/26 CWT37攤位號碼公布:L38闇音羊愛作死

7/8 攤位號碼公布、場領通知信寄出

7/2 預購結束

6/25 特典消息放出

6/23 第一批匯款通知信寄出

6/13 海外統計調查開始

6/11 預購開始、資訊更新(~7/1)

6/9 公告頁上線

 


 

日安這裡是殤渚,此次全職Only首發的新刊為《存續》。

本次採預購方式。

此本主要是為了紀念自己瘋狂愛上肖翔的軌跡......把三月到現在比較喜歡的短篇、新寫的短篇與中篇做為一本刊物的形式。
部分內容已公開在網路上,但也有部分只會收錄於刊物中,特請注意。

預購處有詳細資訊,以下也有完整資訊(點擊繼續閱讀),盡請參考。

特典消息及刊物實品請見>此圖<

✒封面SAMPLE預覽<繪者尚在細修>

 QQ图片20140609180236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安好這裡是殤渚。

近況報告就是我將慢慢休止同人寫作活動。

此處本就是個人社團專用,故並不會關閉,但將保持原樣暫時不再持續更新。

但今年已訂下的參場仍會參加。

既刊庫存、通販等內收,如有需要請參閱。

 

2014年直參

7月全職高手Only已錄取─新刊有

CWT37 L38 闇音羊愛作死

CWT37場宣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831CWTT8攤位資訊公開

0813場次後通販開始

0805場前通知信寄出

0802CWT31刊物資訊

0720通販寄出

0702宣傳影片釋出

0621封面釋出

0615~0706匯款時間

0521~0614預購開始

0227印量調查

諸君安好,這裡是梅倫病末期的殤渚。

場次後開放通販,請先填寫之後才會收到匯款通知信表單請按我

決定用大字不然公告感覺好平淡(?)

 

 

 

常見資訊、回覆、試閱下收。

宣傳影片安安你好(X)↓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2lTezea-3s

然後眾所期待的封面QQQQQQQQQQQQ

用小畫家截圖的所以實體一定更漂亮(???)

封面  

文案:

51篇短篇是51個屬於梅倫的秘密。

時間、記憶、過去、未來、現在……自己甚麼都不會擁有。

 

擔任名為梅倫,實為魁儡的引路機器。

甚至不配為人。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安這裡是殤渚。

規則如下歡迎大家先閱讀過後了解作者多有病再行進入選取想要看的短文喔(眨眼)

  1. 百題題目部分取自長谷川 困,已經過同意。
  2. 一百題短文皆是二次同人創作,且為Unlight遊戲衍生。
  3. 字數、人稱、格式不拘。
  4. 以下短文都會標明CP或者警告標語,還請在點選前特別注意,不要自己踩雷。
  5. 標示為牌組日常者皆為UL世界背景
  6. 連續一百天好像不太可能所以萬一斷掉了不要怪我喔(硍)
  7. 功力過差我決定還是有些自訂題目了(ry

 

雖然我只是個小作者,但此部落格的任何圖文都請不要任意轉載,如果真的非常想要分享,也請先詢問過我的同意,感謝。

【更新列表】
2012.10.02:【90、年又一年】【26、香水】
2012.08.29:【83、背後】【87、潛意識】【88、相遇】【91、眠】
2012.07.03:【58、醉】
2012.02.21:【36、星空】【47、謊言】【64、無法回頭】
2012.02.17:【3、水晶】【32、釘書機】【74、犧牲】【75、牽手】【77、下跪】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曉花成眷

清晨的花成了戀眷,常年的愛歌成狂念

 

 

一、

 

  大江南北各有景色,春去秋來光陰似箭。說來開頭也簡單,蘇苡那年六歲,又一次離開春暖花開的萬花谷。她揹著打記憶起就伴在身邊的草藥框子,坐在行走過大陸各地的牛車上。鼻尖竄著土味兒,她能細辯出當中藏著幾味藥,全都在她身後靠著的藥箱子裡。

  師父就坐在駕車的師傅旁,喊了聲:「蘇苡,可坐好了!」

  「坐好啦、師父!」軟軟嫩嫩的嗓音,沒脫一點奶氣。但她也沒打算要更成熟一點,畢竟那種事情,給她師父做去吧。

  蘇苡的師父是萬花谷裡的奇葩,周遭人都是這樣形容的,宛如變異的藥草。那種藥草很是危險,乍看與原品種無異,但入了藥可就走味,出什麼效果沒人敢保證。蘇苡的師父,離經易道一門很是精通,卻有著血性,哪裡有紛亂便往哪裡闖。

  莫怪萬花谷收到邊疆飛書,需要幾名軍醫隨行,蘇苡師父會是上上之選了。他沒推託,但扯著懷裡的一個孩子,說是要把她也帶上了。負責挑選人選的是孫思邈,他一介藥王會來干涉這等凡事,主要還是因為蘇苡師父是他不入門的親傳弟子。他定睛一瞧,這孩子可不是上個月才被弟子帶回來的嬰孩嗎?

  是的,蘇苡也算是莫名其妙入了萬花的門,她是個棄嬰。戰火紛亂之處,這種孩子可多了,但向來隱居世外的萬花一門,除非是有誰走訪相助,否則一般也是不去理會的。畢竟他們孤高,不自傲,卻也不怎麼走遠,離開世外桃源。

  孫思邈沒問理由,問了也是自討沒趣。蘇苡師父便這麼把沒將萬花看遍的蘇苡帶去了大唐最北,一個名為蒼雲的邊關駐守之地。蘇苡的童年便是在極寒之地度過的,隨著師父行醫,懵懂間也是成了個小藥童,別無選擇地踏上醫者之路。

  不過,孫思邈沒問理由,卻也不是沒留下一點要求。他命蘇苡師父每五年還是要歸來師門,一來也是護著自家人,別叫那群粗人得瑟,二來也是怕無辜孩兒折了性命。畢竟怎麼想,都還是谷裡更適人居。將來,待孩子能自主,再問她意願是何去何從,也是可以的。

  但蘇苡已被師父養育了五年,就算那襲著一身血紅與墨黑長袍的男子,是萬花中旁人不會多談的異類,總還是一個師者。蘇苡是很敬他的,於是六歲這年依約回來萬花,還是在孫思邈面前恭敬一拜,決定繼續隨著師父做名軍醫,一生品盡生離死別。

  「蘇苡,這可是人生大事,未及二八年華,並不必這般早下決定。」孫思邈語重心長。

  但蘇苡只是甩了甩頭,任由及肩長髮散得奔放,而後揹好自己的草藥框子,對著師祖咧齒一笑:「師父也說我還是個丫頭。可我要做個人見人愛的丫頭,只要給那些軍人上藥,他們就喜歡我。」

  蘇苡並沒有馬上拜別,倒是在三星望月樓台之上,晃了幾圈,才又晃悠到師祖面前,深深一呼吸後,奶聲奶氣的說。

  「不過我喜歡花跟草,這是蒼雲那裡沒有的。師祖,我還能五年跟師父回來一次嗎?還是我喜歡他們,您就不歡迎我了?」

  孫思邈嘆了口氣。「蘇苡,萬花永遠是你的家。」

  那麼,蒼雲就是第二個家罷。蘇苡扯了扯身上的短裙,這衣服名為半夏,是入門弟子穿的。這次回來領了這服,也算是正式與萬花結緣,從師父的小藥童,成了個小弟子吧。

  雖說回到冰天雪地裡,她會和師父一齊披上厚裘,不過不會有大家閨秀的暖筒,因為手裡是要忙著診治人的。總之,是不會有誰知道蘇苡這回像個小大人一樣,升了格,可她還是喜孜孜的想回去。

  隨著牛車越走越遠,偶爾顛簸,蘇苡看著兩旁綠意慢慢褪去,漸漸看不到那片迷紫花海,也看不見小橋流水。更別提遠遠的三星望月上,始終看著他們離去方向的大師祖。

  他們將北往長安,補好了行囊,接著重返蒼雲。

  蘇苡圓溜溜的眼兒轉了轉,兩丸黑水晶最終聚焦在雙手。這手多的是被齒葉刮狠的細小傷口,可她用力往帶點嬰兒肥的頰上拍去,啪地一聲拍得直響,挺直的小鼻子皺了起來,兩道半月眉也攏在一起。

  「回去可要努力點。我是萬花弟子啦。」蘇苡說著,音量一點都不小。

  師父自然是聽到了,但沒說什麼,而是抱著臂彎,也看著他們將要歸返的漫漫長路。

 

  「好咧,就送到這!」牛車師傅掀了掀自己的草帽權做告別,蘇苡師父自以江湖招呼,微微拱手道謝。

  蘇苡則忙著幫師父把藥箱子通通搬到另一個小推車上,底下還先墊了草蓆子,否則半路飄雪,濕了這些風乾過的藥草可不好。他們還得走半天路通過哨崗,才正式踏進目前紮營的屬地。

  這塊邊境之地說來有些尷尬。蒼雲乃復仇之軍,雁門關外節節敗退,他們不忘大唐出了安祿山那麼一個背叛者。如今他們在關外建立要塞,南接長城,北接雁門,遙望曾經的家。而飛書請來萬花醫者的,是蒼雲飛羽營申屠遠的請求。他與兄弟原是楓華奔雷營的一員,看多了江湖上走跳的俠者,自是知道南方之地,有一谷專出醫者,通脈順氣,幾針幾勢便能拉回一命。

  或許也因為原是玄甲蒼雲的弓騎兵出身,在移動方面是驚人而快速的,蘇苡師父嗜血卻不忘自己還帶個孩子,權衡之下即使是逃命也不怕沒有能力撤退,距離燕帥所在之前線也有一些間隔,也是個不錯的修習之地。

  總之,他們的屬地離雁門是更遠一點的,更別提那時尚未有太原之地的收復。雖冷,但不到噬骨;雖遠,但不致交通不便;雖險,但一息尚存。

  蘇苡個頭還小,披上冬衣卻挺靈活的,師父在前頭拉著車,她也在後頭幫忙推著,一步深一步淺,慢慢從黃土走至凍土。待哨崗之處,已是踩成髒水的雪地。

  腳底下灰撲撲的,但仍能看見白色如鹽塊的雪,結晶體很是明顯。蘇苡踩著雪玩兒,一時沒看見師父的神色有些變化。

  哨崗的士兵們如釋重負,總算是能有個人請託,連連說著前幾日受到流亡叛軍的進攻,幾名兄弟受了傷,吊著一口氣等著早幾日送來飛書的師徒二人。

  「蘇苡,幹活了。別讓那些疼你的哥哥們死在這種鳥事上。」蘇苡師父相當乾脆地將推車扔給那幾名站崗的軍人,反正隨他們想點辦法把推車送回據點。他本人則一甩袖袍,提氣一點,浮蹤萍影。

  「師父,鳥事是什麼意思?」蘇苡看自己師父跑了也不怎麼著急,自己跟著跑開幾步,雪地上的小鞋印間距大了起來,顯然是這孩子同樣提氣,輕功趕路。

  遠遠地,她只隱約看見師父畫破蒼空的袍子,還是那般紅,是即使鮮血沾上去了,等到傷者死去,化為烏黑的血跡也會融為墨處襯布的一套衣服。

  蘇苡記得,師父說過他是同惡人谷進退的。不過,蒼雲軍這兒沒有人會這樣自稱,所以蘇苡一直不放到心上去。

  「意思就是,屁點大的事,根本不值得死。」

  「嗯,師父說得是!」

 

二、

 

  蘇苡落地還不大熟練,踉蹌了幾步才站穩,沒跌倒。紮營處皆是帳幕,在東北角處有兩座大棚子,是屬於兩位軍醫的。整個飛羽營只有他倆,確實忙不過來,但目前也只能死撐著。

  兩位軍醫之一自然是蘇苡和師父了,隔壁帳篷裡的是位七秀坊的女子,手法比蘇苡師父笨拙些,但江南女子的柔軟總是一種安慰,加之她也挺刻苦學習的,大家也就留了她下來。

  蘇苡沒空去打招呼,拔腿仍是先跑入自己家的帳篷,一掀開簾子便是鐵血味撲鼻而來,入目所見是三位垂死的士兵。

  放下草藥框子,先去拿了一大匹棉布,止血是當務之急。雖然依其他士兵所言,他們傷重好幾天了,但接下來師父醫治時,難免還是要再受一次皮肉疼。蘇苡抱著布開始從第一個人處理起,對方不著盔甲,裸露出來的肌膚皆是血污與翻出來的傷口。本該是粉色嫩肉之處卻是發黑了,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少汙穢。

  但蘇苡不嫌棄,也不避諱,悉心照料。直到師父出聲喚他去取來幾味藥,搗在一塊兒外敷,速去速回,蘇苡才又跑了出去。藥草都是放在隔壁七秀姊姊那兒的。

  只是,她一掀簾子要喊姊姊,看見的卻是一個和自己同高的男孩,正一腳往七秀女子粉色的衣裳踢去,重重留下灰黑色腳印。

  「你怎麼能欺負燕姊姊!」蘇苡本就急著取藥,又看到了這般畫面,可氣憤了,手裡原本拿著要裝藥的大盤,直接抄起來做凶器,往男孩頭上敲去。

  這還是跟師父學來的招式,想不到男孩脾氣也硬,往上一頂,碰地一聲也撞上蘇苡砸來的盤。

  匡啷,各自向後跌坐,互相瞪著。還是七秀姊姊先來解圍,把蘇苡拉了起來,「小苡,是要什麼藥嗎?你回來就代表墨離也回來了吧,快些,那幾個傷患撐不住。」

  「是呀,師父要我來取之前開過方子的七味化瘀散。」蘇苡也想起正經事,一下子又把那個莫名其妙的男孩給拋到一旁,拉著七秀姐姐的衣袖,「燕姊姊,先給我草藥吧,晚點兒我再幫你打那個野孩子!」

  「哎,沒事,你別這樣說他。」名為燕玦的七秀女子往存放藥草的櫃子走去,望了一眼躺到地上便沒起來的男孩,「小苡,救人要緊。」

  手起手落,幾個小櫃子被拉開,蘇苡等燕玦將各種藥草放上秤子,量出幾前重量,才交給一旁的蘇苡,直接就著藥缽搗起藥來。

  一大一小都忙著,但反正只有手裡忙,燕玦還能回頭一喊:「你先起來吧,地上涼,受寒了怎麼辦?」

  「燕姐姐,他剛才踢你,你怎麼還對他這麼客氣。」蘇苡嘟起嘴,翹得老高,「師父說,人家對你不好,你就不要對人家好。等會兒我一定替你踩他一腳。」

  「小苡,說了不是這樣的。他只是有些……不習慣這裡。」燕玦嘆了口氣,似是沒把話給說完。舉起藥缽,將藥粉都裝到了油紙上,熟練包實了,才給蘇苡帶走。

  蘇苡捧著幾大包油紙,瞪了一眼躺在地上,卻兩眼放空望著上方的男孩。她這一瞪,看清了他身上衣著單薄,都是些粗麻料子,很尋常人家的打扮。蘇苡看多血腥,即使年紀小也習慣了,男孩身上雖然有幾處血漬,卻沒什麼外傷,不大需要擔心。

  除了那對放空的眼。眼瞳的顏色叫人挺好奇的,有些淺灰色,卻不那麼黯淡,更像天上的銀河一點。這顏色不是一般中原人有的,加上眼型看著像貓,蘇苡一時間猜測,他是不是師父說過的塞外血統呀?

  而且這男孩雖然和自己差不多高,卻沒幾兩肉,一副快餓死的樣子。所以就算那雙眼怎麼好看,蘇苡還是沒太多興趣的。

  「救人要緊、救人要緊。」蘇苡一邊念一邊小跑步起來,如一陣風般又離開了燕玦的帳子。

 

  傍晚,營地燃起了煙,灰白色的直撲蒼空,順著北方遠行。到底還是走了幾個,拖延太久,傷口組織都壞死了,即使挖掉爛肉,也是沒救。

  墨離讓蘇苡把金針包拿來,蘇苡心裡不太舒服。

  萬花弟子有兩門心法,一是截脈取命的花間遊,手法翩翩如花叢間過;一是順脈通氣的離經易道,以製藥與針灸聞名。每門心法下,又細分了幾個流派,而墨離跟著孫思邈,自是藥草方面的使用更熟練一點。但是打從墨離入了江湖,卻是把針灸給撿了回來,一門針術也練得出神入化。照理說,這應是萬花奇才,他卻在帶回蘇苡後,將金針包收了起來,拒絕任何上門求他一針的俠士。

  蘇苡記事不多,也不懂為什麼。一直到蒼雲一次死劫,墨離也不可能起死回生,這才重新取用了那包針。他一邊執針下手,一邊告訴哭哭啼啼的蘇苡,這是一把雙面刃。

  他習醫救人,卻更喜歡讓敵手被截脈,好使我方得手更易。他的針術也是這樣練起來的,因為比藥草更能令人斃命。直到有天他的失手,讓重要的戰友死去。他最後唯一能做的事,只能扎了幾個穴道,讓對方無知無覺地闔上眼,與世長辭。

  蘇苡沒記住那麼多細節,但她知道每次只要讓她取來針包,就表示師父救不了人了。沒辦法了,所以才只好用針術令對方安靜離去。

  帳篷裡有三口氣嚥下,墨離讓蘇苡去差人,把後事簡單辦了,然後就見那道哀悼的狼煙冉冉升起。

  好不容易把帳棚清理乾淨,墨離出去取飯,留著蘇苡一個人。蘇苡也沒什麼事可做,想著晚上大概只要替師父整理方子,還有看看這回帶回來的藥箱子,都整理好了沒。

  唉呀,藥箱子。蘇苡想著,這東西一定是送到燕姐姐那裡去,都不曉得那群士兵是到了沒有。過去當個小藥童,蘇苡一直被耳提面命,是不能把珍貴的藥草給弄壞的。這裡天寒地凍,生長的藥草都需要更多份量才有足夠藥性,所以從南方帶來的品種更珍貴,自是不能輕忽。

  斟酌師父也還要點時間才回來,蘇苡索性先去隔壁看看,何況她這一聯想,也把男孩給想了起來。還沒報仇呢,更要去瞧一瞧了。

  蘇苡披上自己最暖的裘衣,小跑步地出了帳子。隔壁的帳篷很嚴實,看不太出來裡面的光亮有沒有透出。蘇苡湊到簾子邊,掀起了一角,輕輕喊:「燕姐姐,我來給你報仇啦。」

  無人回應。但她有看見桌上的油燈是亮的。於是蘇苡鑽進帳棚,然後瞧清楚了這四周與她幾個時辰前看到的沒有差別。連同那男孩,都還是那樣一動不動地躺著。

  別是死了吧?蘇苡連忙過去,跪到地上推了推男孩,卻發現手裡碰觸到依然溫熱,肌膚也還有彈性。和剛剛才見過的死人是不一樣的。

  但她沒有起身,而是壓著對方的手臂,身子向前探,整個人擋到了男孩上方。大片陰影壟罩在對方身上,男孩一直放射的視線,也不得不對上蘇苡。

  「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欺負燕姊姊?你年紀這麼小,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問。

  男孩面對連珠炮似的問題,一個答案都沒給出來。他還是躺在那裡,一動都不動。呼吸著,卻如死亡。

  「你啞了嗎?我看看。」蘇苡其實才不懂把脈之類,反正裝模作樣的拉起男孩的左手腕,兩指往上一搭,咕噥了一會兒,「沒有啊,你會說話。」

  蘇苡把人的手丟下,想起自己過來可是要揍人一拳或踢人一腳,終於肯起身擺個姿勢,準備來個迴旋飛踢。

  但是在她頗具氣勢的起腳之前,地上的男孩終於肯有點動靜。他扭過頭,從下方去看上方的蘇苡。厚裘之下,似是一身烏黑之衣。他看著這顏色。

  「蒼雲,也收你這種女人家?」

  「咦?」蘇苡愣了愣,「什麼意思?」

  「蒼雲,也收你這種女人家?」他又重複了一次。

  男孩的聲音不大好聽。沒有孩童應有的高亢,更不是成人的沉而有力。更像是誰掐著脖子,還硬是要壓低聲音那樣,發出來的乾鴨子嗓。不過,蘇苡看過地那麼多,也不太介意聲音外貌,反正就像師父教他的,到頭來都是人,死了都是一個樣。一副死人樣。

  「我不是蒼雲軍的人。我是萬花弟子呢。」蘇苡說完,把自己的裘衣解下,這趟回來的確還沒給人展示過身上的袍子。「你瞧,這是萬花弟子的證明,我跟我師父在這裡行醫的。只是蒼雲的哥哥們找我們幫忙,可是我不是蒼雲的人。」

  「還有,」蘇苡彎身,居高臨下地又嘟起嘴,「女人家這個詞不好聽,師父說的。蒼雲軍裡面也有很多姊姊呀,每個都和哥哥一樣厲害,你是瞧不起嗎?」

  男孩沒有回應。他又把視線拉回上方,好像剛剛和蘇苡的短暫互動,從來沒有存在過。蘇苡被他這樣冷淡對待,也不開心了,這整個軍營誰敢不理她?雖說蘇苡並不是驕縱的名門小姐,可也是喜歡和人互動的年紀,難得看到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卻是這樣不願意來往。

  她把裘衣往對方身上一扔,整件把男孩罩得緊,差點不能呼吸。男孩總算是為了幾口氣,掙扎地把厚重的衣物從口鼻上挪開,喘著大氣看著蘇苡。

  「我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可是躺在地上裝屍體,一點都不好玩。你有本事懷疑蒼雲軍,就加入看看啊!看你還敢不敢小瞧哥哥姊姊。」

  「我沒有。」男孩給了回覆。他抓緊了手裡的大衣,倔強地繼續躺著,卻又說了一句:「我不會小瞧他們。我只是想知道,你和我一樣大,是不是也是蒼雲的人。」

  「可是你說話很沒禮貌。」蘇苡踢了對方的小腿,趁機完成報復。

  「……喔。」久久,男孩只是這樣應了一聲。

  蘇苡還想說點什麼,但身後一襲簾子被掀起,聲響令她回頭一看,撞上了師父凌厲的視線。

  「蘇苡,吃飯時間了還來這裡野。燕玦也要回來了,你不要在這裡叨擾。」他念,蘇苡聽,同時快步跑到師父身邊。

  地上的男孩還抱著她的裘衣,但蘇苡沒想過要拿回來。

  因為第一次碰到他的時候,身體雖然溫熱,卻拼命顫抖著。明明這個人活著,卻如墜冰窖,彷彿求死不得。蘇苡傾身,其實是想要止住他的害怕,卻沒有一點用。她想,師父雖然愛好紛亂,但總歸還是願意救人的。應該不會介意她把一襲衣裳分給需要的人,是吧?

  臨走前,墨離也對著男孩說了句。「沒有坎比死亡還深。每個人的鳥事都不大一樣,你也別太自以為是了。站起來,小鬼。」

 

  師徒倆走回隔壁帳篷,也就幾步路的事。

  「師父,你又說鳥事啦。這個詞兒怎麼這麼好用。」蘇苡一步一步踩在雪地上,暗夜看不太清楚她的小鞋印。

  「蘇苡,燕玦有沒有說那男孩是誰?」但墨離的回應是提出新的問題,讓蘇苡回答。

  「沒有。我要替師父去問燕姊姊嗎?」蘇苡替師父掀開自家帳篷的簾子,側過來的臉,油燈暖光勾勒出頰邊線條。

  墨離看著自家小徒的圓臉兒,難得嘆了口氣。

  「吃飯吧。」

 

三、

 

  隔了幾天,蘇苡起大早去照料她的小藥草園時,遠遠看見申屠遠。

  他們處的位置,離蒼雲堡有些距離,其實很少會看見統帥等級的人物。蘇苡和這位將帥也沒有什麼認識,只知道他嚴肅、不苟言笑,但是認真對待每一位弟兄。

  雖然現在是清晨,但蘇苡抱著自己的草藥框子,還是能認得這個沒見過幾次的將帥。畢竟申屠遠無時無刻都在身上掛滿七壺箭,是人人都知道的。

  不過,當蘇苡看到申屠遠是走入燕玦的帳子,就很詫異了。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擔心燕姊姊是不是做錯什麼事?連她的小藥草園都忘記要顧,一直到了朝日升起,幾個熟悉的哥哥打著呵欠從她身邊經過,習慣性揉了揉蘇苡的頭,蘇苡才回過神來。

  她邁步跑起,拉住了最後一個摸過她頭的軍人,對方轉身,嘴裡咬著大包子,還是吞了下去才能說話。

  「大寶哥哥,我看見申屠統領來我們這裡了。他去了燕姊姊那裡,燕姊姊怎麼了嗎?」蘇苡幾乎是要趴到對方的盔甲上去了,一個女孩兒急成這樣。

  名為大寶的軍人連忙把蘇苡拉開,放回地上好好站著,「小蘇苡,你真看到統領啦?」

  「對啊。」蘇苡墊起腳尖,手舉得高高的,像是在示意自己看到這麼高的一個男人,「七壺箭,不是申屠統領嗎?」

  「那渾小子倒是厲害,驚動我們大統領帶他去找燕帥嗎……真是的……」大寶碎念,馬上又堆回對著小孩子用的笑臉,拍了拍蘇苡的頭。

  「沒事,燕小姐好好的。咱統領不是來找燕小姐,你放心。」

  「那為什麼申屠統領要來?」可惜,蘇苡沒那麼好打發,堅持到底要問。

  大寶搔了搔頭,他可沒時間在這裡和孩子胡鬧。一會兒就是練操時間了,不說的話,這孩子肯定會去問別人,要是把整個軍營都問了,驚動到墨離,難受地還是自己弟兄;但要是說了,也不曉得蘇苡能不能懂啊……

  「小蘇苡,我可不是嚼舌根,我跟你說的話隨便聽聽就好啊。」大寶抹了把臉,蹲下身子,湊到蘇苡耳邊。

  「嗯,大寶哥哥你是自己在說話,我沒聽到。」蘇苡用手把兩眼遮了,卻是用力想用耳朵聽清楚。

  「咳、那我說了。燕小姐那裡不是留著一個小鬼頭嗎?小蘇苡你知不知道?」

  「知道,是個踢燕姊姊的壞小孩。」蘇苡遮著眼小聲說。

  「就是那小鬼頭。你們回來之前,我們和流亡叛軍打得你死我活。這小鬼被當作人質,好不容易才被我們救下的。但是呢……」大寶張望一下四周,接著說,「他家裡人都死在他面前,被砍頭的。本來燕小姐還有意收留他,但是前幾天他忽然說要加入蒼雲。我們這兒的兄弟幾乎都是從雁門來的,就算半路加入,也幾乎都是軍人出身。哪有這種野路子?」

  「蒼雲不收小孩子嗎?」蘇苡雖然遮著眼,卻還是眨了眨大眼。

  「可不收這麼小的。他和你差不多年紀,聽說才五歲,也就話可以說得周全,要他拿刀拿盾?好笑了。」

  五歲。比蘇苡還小一歲,卻已經躺在地上不肯動了。蘇苡放下手,對大寶點點頭。

  「謝謝大寶哥哥,我知道了。不是燕姊姊出事就好。」

  「哎,反正我是沒想到大統領會跑來接人,這八卦可得去和其他弟兄分享。總之要是這小鬼加入我們,肯定也是送回蒼雲堡那兒,你見不到的。我去操練啦,再見!」大寶匆匆揮手,三步併作兩步的奔向操練場。

  蘇苡也揮揮手,一會兒放下,回頭又看了眼自己師父和燕玦的帳篷。還沒有人走出來,也沒有人走入。

  可不知怎的,她默默替男孩祈禱,能夠順利加入蒼雲軍。

  畢竟自己得了萬花垂青,有了家。

  那個人卻什麼都沒有了。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ep3 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aily Life With You.

如果能夠有__,我能過得很好。

要是只能填上一個名字,你願意寫下___嗎?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存續中篇試閱至此=D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點、設定與存續衝突,請單獨閱讀

殤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